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乱伦】【陽光普照】【完】 - 家庭乱伦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影视

甄府,世代封疆,传至大壮,家道中落,靠祖上遗留财产生活暂还无虑,能过得富厚优闲生活。

  数代以来,人生朝露,应及时寻乐,乃精饮食,构设林园,布置环境,广收姬妾,徵逐声色,夜无虚夕,体不从心,则告于药助,鹿茸,狗鞭,纵容,锁阳之类,春线,媚药,炊酒,乐丸三属,必搜求于贵品,请名医配制,又从僧道处,受吐纳之诀,学习房中异术,尽情享乐,虽世代荒淫无度,内淫外善,广结善缘,保持善良名誉。

  传至大壮,家训疏弃,已不如前数代,生子一人,名叫家善,有幼妹丽娥又嫁南方,数年无通音讯,家中人口稀少,自己又好玩乐,对子管教就疏忽了。

  家善出生风流世家,长得清秀英俊,豪放萧酒,对声色久赞深究,得其三,挑逗玩乐无不高超,房中异术得其父传,十五 岁幼龄在粉脂群中鬼混。

  这风流生活,以其先天禀质,因其父得贵重药品保体又得僧道异术,使家善有先天优良体质,後天调养又得法,祖传床上功夫,可算是淫荡冢庭中教养出来的,风流本领学至一身,偷香窃玉是其家传的特长,再加上健美的体质,潇洒迷人的姿态,一双勾魂的秀目,吹弹即破的玉容在妇女群中无往不得,整日温香软玉,甜蜜生活已享尽人生之福。

  十余年来尽寻佳丽,真是命注艳福。

  常言说得好︰「有善必报,有恶必孽。」

  家善做恶过多,数度天灾,祖产已尽,天祸降临,这种打击,使家善如同响雷一声,容身无地,只得逃避异乡,拔涉千里,几度在生死边缘,耐寒忍饥,总算逃到了某商埠,因其数无交游,无亲友投靠,谋职不易,形容狼狈,在这举目无亲投靠,生活将临绝境,往事就一幕一幕回忆在脑海裹,已往太荒唐了,今日遭遇恶果所报,恨以往未学一技之长,目前流浪街头,也是做孽所得恶果,现在想改做人时,已晚矣,何能谈到前途两字。

  今後如有栖身之处,一切从头做起,世间往往有多少巧事,天无绝人之路,忍饥耐饿渡过了半个月,无事以晚时一样,沿海边慢慢走到一个无人到的海滩,正是大好天气碧海无波,游泳带洗一身污涉的衣服,借海水又可洗涤我的身心,脱得赤裸裸过泳衣服洗好放在岩石上晒,自己在另一岩睡下,闭目养神胡乱想了一阵,他的机缘来了,不远地方停了一艘游艇被大风吹来的,又想想不是现在没有风,何时来的我为什麽不知道呢?

  上面有人到那里去,正在想着,忽然听到海中叫救命之声,而是一个少妇在叫救命,他奋不顾身,跳下海去救这少妇。

  本来少妇是约好四、五个朋友乘艇游海,谁知道一时情绪不好就提出开出,随波浪飘至这无人地带,风平浪静,也就是这天然美景的地方畅游一番,那知游到半小时,突然腿抽筋,吓得尖声大叫,挣扎求援。

  家善总算数百尺外救回了这少妇,到岸已筋疲力尽,一个是吓怕的昏昏沉沉,两人并躺在海滩岩石旁边。

  该少妇是本商埠富豪之家的小姐,父亲早古,哥哥因赴某地乘飞玑丧生,其嫂年青守寡,嫂姑两相依为命,母亲远居姨母处。

  因此行动一切较自由,年轻貌美,又富有,祉交场中出尽风头,众多男士追逐裙下,四年来同嫂周旋欢场,并无一个满意的意中人,生活虽无虑,心灵中就感到空虚了,今日遇险被救,一切感到疲备,仰卧未动。

  冢善休息一下,爬起来抚摸着少妇,她张开眼睛望着这救命恩人微似一笑,使这公子哥,风流鬼,旧病复发,细细的上下看看少妇,淫荡之态,真是美艳迷人,因此家善淫心又发了,顺手解脱少妇游泳衣,赤裸洁白的美人,仰卧在自己身旁,他就忘却了他现实环境,抚摸少妇玉体一全身肌肉,雪白粉嫩,丰满的胸前一对高挺的肥乳,细腰隆臀,腹圆阴毛黑多,玉腮修长,看那天香国色的娇颜,真是一个美人胎子,虽然未说话,经验在告诉找,定是一个爽朗的少妇,使久未近女色的他,心动不已。

  她静躺着,张着一双凤目,打量救命的恩人,啊!是一个健美的男子,他虽然环境不好较过去瘦点,但还很帅,那双秀目,向自己全身拟视,秀逸超群,萧酒健美,实是个美男儿,赤裸着,玉茎高挺,粗壮长大,使芳心不安而跳动起来,慾火拂腾,那久枯的心灵,激起阵阵连倚,初次见面两个赤裸着身体互视下,适感有点难为情,娇羞的满脸通红,玉腿颤抖呻吟着。

  「啊……痛……腿……痛。」

  呻吟呼痛声,惊动了注视的他,她那娇羞不安之态,风情放荡,诱惑迷人,是一朵美丽的花,辉隍耀目,淫心忽起,观望四周无人,正好尝试异昧,见其呼痛,使这挑情望乎凭已往经验,定可吃到这块天鹅肉,虽死也无憾也。

  于是帮着激奋的心情,跪在她面前,双手柔按玉腿,在那光滑柔润的大腿上下忙个不停,时左时右,由上而下,盘坐其前,使小腿分架腿上,手在大腿温柔的按摩,渐渐按至根部,轻柔抚摸不止。

  抬头凝视其面,观看反应,手在腿间摸着,只见桃花鲜艳的美人儿,琼鼻嗡动,嘴唇颤抖,时合眉,时面舒展,嗯!嗯!

  「就是那样,很痛快,啊!未请教先生大名?」「在下姓甄名家善,夫人芳名是……」「嗯!我叫叶……秀芝,你叫我秀芝或秀妹即可,夫人,夫人,怪难听的,我还没有谢谢你救命之恩呢!」「啊!不敢!夫人,现在痛楚好了吗?」「家善,现在真舒服,年青人那来的这麽多客气。」她娇媚的扭扭胴体,挽摇丰肥玉峰,张开一双丹凤眼,荡漾的勾魂的秋波,互视着,热烈的情火一由双方目中收入,两人心中。激动彼此得欲,互想喜悦,因生疏关系。

  年青男女在异性互相抚摸之下,性慾之火不断然烧,已到不可收拾地步,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毫无顾虑的大胆的奔放热情起来,急需发泄,此时需要异性慰藉,对人品双方都很满意,更都愿意享乐一番。

  秀芝可说四年枯守,芳心寂寞,慾火难消,又不愿抛弃宝贵的青春,终日在人海中寻找想像意中人,今日发现救命恩人,俊秀健美,性具粗长,无比的诱惑,魅力,可算是美男子,看得她芳心意乱情迷,恨不得立刻投怀送抱,但女性尊严及羞耻,只得以自己美艳之色,加上狐媚之术,引诱他采取主动。

  心想天下男子那个不好色,何况自己在诱惑他,还怕他不入壳,在半推半拒之下,达到所愿,保持了女性自尊心,她知道自己平时所强制慾火,久未吃到那异性美物,此时接触异性。

  「唉!饥渴已久,反而自己忍受不住,对方的诱惑,再加上异性特有的魅力,气息阵阵入鼻,已到内心,慾火难忍。

  这冤家好像木头人一般,只有忍耻含羞主动。

  「嗯!你这人怎麽?弄得人守不了啊!」

  家善久经情场,虽然美色当前,还能强忍慾火,手由胯间移至阴毛,中指按在贝中,顶柔阴核,另外只手握着玉乳,在那柔软嫩微弹的丰乳上,任意玩乐,品味尤物美艳,突为淫浪之声惊动,见具浪态,再也忍不住了。

  向前猛扑,压在丰满的玉体上,两人拥抱起来,热烈的缠绵,亲密的吻,深长深长的热吻後。

  双方如乾柴烈火,情不可制比她自动分开双腿,伸手紧握着粗壮的阳具,拉抵洞口,他用龟头在她湿林林,滑润润的肥厚的阴唇口上,磨擦着,她被磨得全身酸麻,奇痒无比。

  秀芝感到又舒适,又难过,玉容微红,春情荡放,饥泄喘气,急得媚眼横飞,淫邪娇媚,摇首弄姿,骚浪透骨,那娇艳神态°扭舞娇体,婉转呻吟,急速抬挺玉户,恨不得将他一口吃下。

  家善为她淫媚诱惑,神情紧张,慾火拂腾,阳具暴张,即不可待,迅速式前挺,将阳具插进穴内。

  「滋」的一声。

  秀芝︰「啊…美…美……」

  粗壮长大的阳具,顺阴唇滑进。

  秀芝身体急剧的颤抖,娇呼道︰「哎呀……宝宝……痛……轻点!」家善祖传异术吐纳成功高超,他慢慢滑进出龟头顶到子宫口,在子宫口弄了几下,猛然往外急抽,在阴口又磨来磨去,猛然又狠狠的插入,直到花心,连续数下,弄得她痛快的流下淫水抽插发出「啧!啧!」之声。

  她将两腿上提,缠在他的腰背上,迷人的小穴,更形突出,适合猛抽狠插,其乐无穷。

  她双手紧搂着健背,身体摇换骚媚浪态,大叫︰「乖乖……好家伙你真好……得太美了。」「哎呀……哎呀……痛……酸……涨……大家伙……得小穴好舒服……好快活……冤冢……我要升天啦……你真会玩……」呻吟声!鸟抽插出「啧…啧…」之声,「浪穴出水了……啊……啊……受不了慢点……让小穴喘喘气在浪……唔……唔……对对对……就这才舒服呢!」秀芝连出四次水,但是家善还未到高潮,小穴已受不了,已昏迷过去数次,淫水往外流,由阴户往下顺屁沟流到地上,阴户开合,淫水如缺河堤。

  她天生放荡骚淫,没有像这样快活过,久未玩乐,性情又急,热情如火,一切不顾,任意玩乐,也不知置身何地,恣情纵欢,她只要快乐,满足,合他心意,就是你乱插浪小穴她也不怕。

  那知家善祖传功夫,不用说技术高超,已征服了强盛慾火的浪骚货,她满足了,她满意了,使她领略了性慾真正的滋味,人间的仙境,刻骨铭心。她永远忘不了这片刻功夫。

  家善强忍着不泄出精来,使劲浪,猛勇迅速疯狂的插,无始无休,英勇的挺进。

  「嗯……嗯……下风啧……啧……好心肝……你饶了我吧……你家伙真大……哎呀……哎呀……我水出来了……我骨头趐了……宝宝……好了吧……这样子你会出人命来……不能再了……穴浪了……亲……亲……嗯……嗯……我已经到了天堂了……好舒服……好哥哥……」「不要再了……乖情郎……你害死了我……哎呀……哎呀……唔……嗯……唉……」她狂呼浪叫,及骚水被阳具抽插出来的声音,各成一首,悦耳交响仙乐,增加快乐气氛,加上其玉体肤肉微抖,凤目微迷,露出触人光芒,喜悦的笑容混合摇首弄姿,迷惑异性的荡态,骚态毕露,勾魂夺魄,尤其雪白肥隆玉臀的摇摆,高挺双峰摆动,使人神动心摇,其他心情激动,慾火高烧,兴奋如狂。

  家善神情已入疯狂状态,阳具被滋润更粗壮,减浅深深,急急慢慢抽插,玉茎似龙,翻天倒地,岛扰挺顶狂捣急插,斜挥正插,紧密猛勇着小穴,捣得阴唇吞吐如蚌含珠、花心被顶得心神皆抖,得她猛扭摇摆,淫水流个不停,进入虚脱之状,时昏时醒,已不知身在何处,使她过份的快乐,陶醉在欢乐之中,迷恋这平生一刻,甜密、快乐、满足、舒畅,永远存其心中,巳达到欲仙欲死的奥境。

  「妹妹!你的水真多!」

  「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阳具太大……哎呀…嗯……」「我今天要捣得你的水流尽。」他连续的狠。

  「亲亲,哎呀……你……你的狠心……啊!」

  「谁叫你长得这麽娇媚迷人,美艳动人呢?又骚又荡。」「唔…唔……乖乖……宝宝……我要死了……冤家……你是我命中的魔鬼……嗯……要命的东西……又粗…又长……坚硬如铁……捣得我骨散魂飞……心肝……我久未尝到……现在使我太快活……好哥哥……不行了…又要出……来了,啊!摸紧我……慢点吧!」秀芝可谓骚劲透骨,天生淫荡,被粗长巨大阳物,得淫水狂流,张眼舒眉,肥臀摇摆,花心张张合合,娇喘嘘嘘,玩的活活。

  家善勇猛善战,运用巧妙,急烈快速,她已抵受不住,见她娇艳的呻吟,在疲乏之中还奋力的迎奉,激起兴奋心情,精神抖抖,继续挺进不停,感觉征服了这骚浪娘儿。自傲自得的问道︰「妹妹,舒服吗?你还浪不浪?……」「不!不敢再浪了……」「我的东西满足你吗?」「满足,我心悦诚服的爱极了你!」「你以後要不要同我来往?」「善哥,你使我尝到从未尝到的滋味,满足慾望,精神有所寄托了,也使我得到永恒的欢乐,我们结婚吧,我永远服侍你,我们可以随时玩乐,时时寻欢,永不分离。」他俩足足玩了三小时,她不知流了多少淫水,大泄特泄七、八次,可说流尽了淫精,家善也感痛快,又连续狠捣急送一阵,她花心上猛柔几下,大龟头感到一阵酸痒,全身有说不出的快感,阳具火热的狂跳,一种舒适的滋味传遍每个细胞!自然的停止动作,紧抱着她,那大龟头涨得伸入子宫里,受其紧缩压着,尤其内蕴的热,内里吸收,一股滚热的精水,猛然射进子宫深处,热得秀芝全身颤抖,这种快乐,使之舒适透顶,那趐趐,麻麻的,酸痒痒,两人皆大欢喜,都陶醉在这快乐的气氛里。

  她已经体趐力疲,四支酸软,软弱在地,流出所有的水可说痛快至极,他久未玩过女性,今日才得到欢乐,尽情的享受,欢畅的射精,浓而多水,消耗了精力,疲乏无力,但还不愿分开,脸靠脸,肉靠肉,四支盘缠,紧紧的拥抱着,射过精的粗壮阳具,仍然放在阴户襄,顶住花心,任情的温存。

  休息片刻,她柔媚甜语的在他耳边诉述心意,充满热情,流漏千恩万爱的真意,将他认为自已的情人,丈夫,热诚的对待他,轻轻的爱惜道︰这时名誉、地位、尊严、羞耻生疏早已不存在,恩爱的相依,沉浸爱的慾海中,已经心劳力,还舍不得暂离,觉得彼此要给予对方,温暖、热爱、快乐、更舒适,并尽自己所有慰藉爱人。

  阳具在穴中,被小壁道含住,阴道热气温暖,更加硬翘粗壮,一直涨得浪穴满满的,她穴中渐有无法容纳的形势。大龟头随势伸进子宫里,涨得她阻塞难定的闷气。趐酸异常。

  家善痛快後,静躺在弹黄般肉蒲上,休息,手在玉体上爱抚,闭目享受蚀骨之味,玉茎涨大,火热热,而寻人而斗之状,即恢复原来姿势,抖抖精神,挺动阳具,急慢徐速,抽插起来。

  「啊呀!我的宝宝,刚刚玩过,你又要了……嗯……」「你这骚货,久未承欢,今天要你吃饱喝足,尽量快乐,极意舒乐。」「哥哥,你简直要死我……」「你看,你的神色表露贪得无厌,玉户缓动,骚浪起来,淫水又流了。」「心肝……宝宝……哎呀……亲亲……你……」家善控驰自如,快乐的玩乐,以坚硬的阳具,捣这美艳骚货,任情姿意,玩得林离致尽。

  秀芝本已疲乏,为付即欢,如上被挑逗兴起,抱着健体,迎送高挺丰乳,摇起雪白丰嫩的娇躯,摆动盘大肥臀,曲意承欢。

  「好妹妹,这样玩好不好,要不要换个姿势呢?」「亲亲,我的青春、肉体、意志、生命从现在起,完全是属于你的了」你喜欢怎麽我,玩弄我,只要能使你满意,我都愿意,毫无保留,奉献一切,任你高与享受,我已是你的情人、爱妻了。」秀芝娇媚骚浪,狂摇急摆,扭动娇躯,旋转飞舞玉臂,配合的玩乐。并且淫荡娇媚的娇呼︰「冤家……嗯……你为何这样英俊……功夫好……东西又壮……使我见之迷醉……诱惑我……你的魔力太大了……我多年情操……不由自主……把握不住……自动投怀奉献……这是前世欠你的……今世还……啊……快……快……用力吧……死我吧!」火样热情,猛勇激烈,恩爱缠绵的寻欢作乐,乐极情浓,两心遣卷恋恋不舍,喜悦畅快,流出宝贵精液,乐得昏陶陶的,天昏地暗,不知所以只知欢乐,迷醉在一起。

  他感到数小时压着她,觉得她太辛苦,爱惜的翻个身,使她娇躯覆躺在上面。

  秀芝见爱郎这样对她,隆情深意,感情热泪盈盈,更加臣服爱他,她用舌舔他胯间精液,并含着玉茎吻着。她狼吞虎燕的将精液吃下,又翻转身躯,温存的吻,依畏如旧的。

  海风吹拂,浪涛冲激岩石,碰碰之声,两人在这天然美景享受甜美情调,互相慰藉,畅谈结合安撰,幸福快乐的生活,恩爱如新婚,嬉笑不绝,春色无边,热爱已至不可分离之状。

  天色已暗,腹中甚饥,才恋恋不舍准备离去,家善顺沙滩奔向游艇取她衣服及自己衣裤,同乘小艇离开海滩,回归市区。艇行之时,还畏依着,指着夜景,亲匿的谈笑,细谈身世及生活状况。

  「啊!你是大壮之子。」

  「妹妹,有什麽不对吗?」

  「嗯!我们是未见过面的亲戚,我比你长一辈,你有一个姑母吗?那是我的亲嫂嫂,听说过吗?」「我知道,亡父有一幼妹,年龄之差,奈祖母最幼之女,还嫁南方,嫁後不通音讯,这次南来,未知地址,寻访不到,所以我才在此,成为举目无亲之人,呀!那我们刚才之事怎麽办,唉!寻访本市未得合意之人现在虽如愿欢乐终身,突然为亲戚关系,我们只得分手,可悲!可悲!」「家善,我的丈夫,你不要怕,我们的关系无人知道,我已献身给你,决不反悔,永远服侍你,本来我今晚同你一起回去,现在知其中关系,只得暂离,等我想好办法,再共同生活。

  「好,我听你的,说实话我一生同女性玩乐,可说只有你,才合我心意,实在舍不得分别。」秀芝见其丧神,激动悲语,深情原意,感动芳心,自已也觉得这样的人品才能使心灵感到快乐,天下难寻,实在不可多见,抱着其颈一阵甜密的热吻,激动的说道︰「宝宝,你放心,我决同你终生相守,在任何情况下,我要排除万难,海枯石烂,此情不逾,亲哥哥听话啊!」「嗯!我爱,你也是,假若不能结合,决定终生不娶,报答你给我的恩情,直到绝望时再说,我等你的。」互相勉励,热情的拥抱,热情的甜吻,缠绵至岸,留下地址,才分手离别,她将皮包三千元给他,叫他制衣服,为将来设法。

  三天後新装制成,他更加的俊美酒脱,到预约地方赴约,他在嫂嫂陪同下见面,家善得到暗示下,故作不认识亲戚关系,他们分开七、八年,那时他还是吉发童子,久未通音讯,相逢不识,而今又改名,所以她未知这俊美少男,就是自己的侄子,在她介绍下互谈,此时觉得对方甚美。心田激动,时刻偷视一眼,有时默默的凝视。

  她笑脸宜人,觉得她高贵性感。风华绝代,娇艳迷人,秀美的脸型,年龄二十七、八,亮晶晶水汪汪的眼睛,长长的翘眉毛,闪动性慾的火花,耀人魂魄,艳红的嘴唇,下额丰满像爱情之弓,长发摆在胸前,高挺乳房,像两座挺秀山峰,削肩细腰。肥大的玉臀圆圆的翘起,走时细腰款摆,丰姿优美诱人,小腹闪动。

  曲线毕现,增人遐思,她那满身春情之火,如火山暴发,加皮肤白嫩润光,艳丽如仙。满身香气,诱人暇思,一举一动,万种风情,娇艳摄人心魂,当时被迷惑心魂不定。呆呆在其她诱惑的部份搜索,觉得她比秀芝还有美。

  家善的俊美雄伟身材,潇酒的风度,幽默高贵的谈吐,也令任何妇女所喜,谈得投机,所以到晚上七点了,谈笑甚欢,他左顾右盼,陶然自乐。

  今天,他俩打扮入时,如一对并帝连盛开的花儿,秀芝无她艳丽,但也明媚照人,一袭火红的夏威夷长衫,流着凤巢式乌发,凤眼桃思,如熟透了频果,那火络络的风姿,俏皮轻挑,没有她嫂嫂雍容华贵。

  秀芝的嫂嫂,在该地艳冠群芳,天生一付美人样子,姿容秀丽出众,娇艳妩媚,眼波流盼,笑脸宜人,花容月貌,玉骨冰肤,秋天傍晚,天空一朵彩云,如万花丛中一只艳蝶。

  现在穿的是,淡紫襄金花的新颖旗袍装,紧紧裹住丰满的娇躯,隆胸肥臀,丰满的玉臂,加上一双修长的玉腿,细细玉手,姿态娇艳骚荡,玉容长笑,唇角生春,眉目含情、肌肤幽香,淫荡迷人,更增其丽,使公众数百双眼睛视线都注视这双姐妹花,以羡慕及诧异惊叹声。

  「丽姐」秀芝觉气氛沉闷,提醒陶醉中人儿,所以轻呼一声。家善知道这是一个可口的异味,但因关系,只好叹息,在他心目中,也不知他姑母有这样动人,现见到令他迷恋发只好闷闷不乐。

  丽娥感觉到这是一个可爱的男人,本想征服他,因为他又是小姑情人,不好意思争夺,芳心强忍酸劲,假若知道他是自己侄儿,那她更要失望,死的心。只好成全他们的好事。乐得他们感激。

  这天三人各处游玩,心情甚欢,在融洽快乐中渡过一日,她藉故离去,他们两人丽影成双,晚饭後,同饮少点酒,坐车去别墅休息。

  在风景优美的别墅中散步,亲热的相依,谈情说爱半夜才回房,脱光了躺在床上倾谈着,爱抚不已「秀妹,说真的,我脑筋中,昏沉沉,我迷恋你,也迷恋她,我陶醉在你们这双姐妹花。」「哼!男人,都靠不住,得笼望蜀。」「真的!她娇艳骚荡。」「不要脸!她是的姑母呢!」「唉!就是这样,否则我不会放她离去,有你这娇荡俏媚的佳人,陪我也就够了。」她双手将他推开给他一个俏媚的白眼道︰「叫声好听的,然,别想!」家善紧抱着她,着玉容轻巧叫道︰「阿姨!」「嗯!好孩子!

  「我要吃奶。」

  他伏在身上。含住她的红的乳头,吸吻着。一只手抚摸另只乳房,赤红的龟头坚硬的在穴口柔。

  她温柔的爱抚他另外伸出细嫩如同春笋的小手,紧握高翘粗壮硬大的阳具,来玩弄着。

  家善贪恋茹肥隆蜂间手上下抚弄产出嫩柔肌肤摸个不停,又抚为多肉隆出多毛盖住的肉缝,已经林林,油滑滑的黏了满手淫水,中指深入穴内,捣得她骨头都趐了。

  「啊!害人的东西,你又要我的命了。」

  「难道你不喜欢需要他给你无上的乐趣,你知道那儿小的穴道,夹得我还不是混身趐麻。软绵绵,用尽、力量,筋疲力尽,最後深入体,最宝贵的精血射给你,让你吸收滋补,调剂你的精神,补充调合作用,不然,你会长得这样娇艳丰满,结果反害你不知好人心。」他说完,即阵猛摸索,快正姿势,准备进攻,把她的两条白嫩圆圆的玉腿,放架自己的肩上。她丰厚肥臀露出,玉户突出,饱满的阴唇现露,鲜艳夺目桃源大开,淫水如泉的流他以粗长的阳具,红而大的龟头,抵住阴唇口,对发涨的阴核,摇摆磨动。

  秀芝被其挑逗得展眼笑,舒畅惊叹道︰「啊……」他乘机臀部一挺阳具顺滑润之道而进。

  「滋」的一声。

  她这时被其插进具,捣得张口结舌,目射异光,媚波流盼,春上眉称,娇笑的叫了一声︰「啊呀……乖乖…」家善粗壮长大的具,已整根插入她小小温暖的骚穴里,大龟头直顶花心深处,即刻猛抽狂插,九一深,九深一浅,旋转摇动,捣得她肌肉微抖,双臂紧搂其颈,浪臀狂摇,淫联语,淫浪的喘喘呻吟。

  「啊呀!亲亲……嗯……宝宝……你……你……你要了我的命……亲亲……啊呀……不好了……要出来了。」秀芝仰天而外,双腿高举平头,像个大元宝,阴唇向上,特别突出,更形紧小现露,穴道浅短,花心像乳儿吸取乳头般,含着其他龟头,周围内壁吸吮不已,其粗壮坚硬的阳具,犹如放在温暖的热水袋中,被其粗长阳具,狂插猛捣,舒适快乐,淫水狂流不止。口里语道︰「好丈夫……哥哥……我太快乐……嗯……唔……唔……舒服死了……唉……冤家……你的东西真大……坚硬插得好快活啊……哥哥……你的技巧太灵活……玩得我骨头都趐了……你真会玩……快点出来吧……亲亲给我吧……我承受不住……你的猛劲……啊呀……你太凶了……呀……我不行了……哎呀……你捣进肚子里去了……我的穴儿涨破了……花心捣乱了……你行行好……饶饶我吧……我流得头昏眼花……我灵魂飘飘……啊天啦……可怜……可怜……骚货……浪穴又流了淫妇要死了……唔……嗯……死了……死……了……」她的玉容娇艳非凡,由红变白,渐渐发青,玉体颤抖未停过,肥穴中的淫水,精水流个不停,阳具带出满身满床,要渐抽乾,她精液一次比一次多,被他玩得骚穴流出精水过多,反应强烈,终于昏迷了。

  家善也为她骚浪得忍不住,阳液如泉勇般,在极欢乐中,舒适的猛射,两情互悦,四肢摇摆的张开。

  性慾到至最高峰,体力消耗过量,昏昏沉沉董董如陶醉,欢乐已完,还舍不得分开,紧紧抱着。

  「家善,本来我有,可任你意享乐,但那脏地方不要吧!」家善抽出阳具,把她的娇躯翻过来,不理她抗拒,使他在半推半拒情况下,伏身屈膝。翘起肥白丰满柔润的大屁股,用目欣赏那令人可爱,迷恋的粉臀,怜借的一阵爱抚。握起坚硬如铁,粗长壮大的阳具,虽湿林林,还是在她光滑洁白的玉臀上片柔弄着,弄得到处都是淫水。

  秀芝被抚摸得很舒服,知其玩屁股,是不可免的事了,在新奇之下含羞带笑,反头过来给他媚眼的道︰「亲亲,慢点,轻轻的,它还没有玩过呢!」他双手分开肥肥缝臀,露出一个排红嫩润的小洞,怕其承受不住痛苦,先用手挖些淫水,涂满屁眼,阳具上,握正巨然大物,龟头对准确屁眼上,用力一挺,往里急送入内。

  她眉头直皱,闭目咬牙,娇躯剧抖,全身似无力,阳具渐进痛得忍不住的惨然大呼道︰「哎呀……痛死……」他虽知其痛,但已伸入半截,又不能半途而废,只得狠心的,大力猛然向前一挺,整根的插进屁股里。

  秀芝这次比新婚开包还要痛,因後门的结构与阴户不同,阵阵剧烈痛楚,实在受不了,只痛得摇头款臀,狂呼惨叫,汗水直流,连眼泪都流出来了,他还在猛捣,只有哀求的呻吟。

  「好哥哥,乖乖……亲亲……饶饶你的爱妻吧!」他一边狂抽缓送,一边用安抚其紧张情绪,手在赤裸裸玉肌上抚摸,渐伸至阴户,玩弄其阴核,挑她慾火。

  她在细心安慰上,爱抚摸中,款道渐适粗壮阳具抽插,痛苦也消失了,眉目舒展,玉臀配合着,摇动肥白的屁股承迎,有点酸痒滋味,阴户被弄得淫液畅流,奇痒撤骨,全身趐麻,微声舒气道︰「冤家!你害死我了。」家善阳具在道滑行,兴趣极浓、而手摸弄阴户,湿林林的流得一半精液,感觉离乡後第一次快活,尤其她屁股特别紧小,狂插入时婉转娇声,及紧插其味,感神兴奋,杨阳具传来阵阵舒适的快感。

  先苦後甜,这新奇之味,令人飘飘欲仙。

  家善畅快的将其体放平,两腿并直,紧紧夹住阳具。

  秀芝这时,那高突丰隆的玉臀,承迎其体,垫在他的胯间,感到婉渎无止填,慾火高烧,骚浪的摇动。

  家善阳具插进她谷道深处,被其摇摆很舒服,伏在她玉体上,如睡棉花上,尤其胯间有种温柔暖和之味,与玩阴户不同,风味奇佳,甜美醇厚,如同腾云驾雾,飘飘乘风若登仙境。

  她静伏着,被其紧压着,两人头并一齐,互相凝视,感觉爱即是个可心人儿,舒适的扭动,解决麻痒,为讨其欢心,骚首弄姿,一双凤眼,水汪汪的,如春水泛波,慾火四射,媚态十足,娇艳诱惑,含情的挑逗着他,使之享受欢乐之趣。

  家善为其摄人心魂的秋波,勾引神荡魂飘,巨阳突长,不茎更硬,一阵狂猛的,然後吻着道︰「上帝真会作弄人,创造出妹妹这典型的女人,伤害多少男儿,姿容如同仙女,真迷人心魂,勾人魂。」她被其赞扬,内心喜悦,媚态横溢,白其一眼,玉臀急摆几下,猛的紧夹阳具道︰「冤家,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真是害人精,前後都给你玩。」「亲亲,你舒服吗?」「哼!不知道。」说完即抬臀旋舞不止。

  他见她又骚浪了,立刻加紧的抽插,大龟头的捣得他混身发抖,前後浪水外溢,娇媚淫荡的呻吟。

  「啊呀……好舒服呀……用劲啊……我……我的……心肝……你真是我的宝宝……唔……死我吧……」两情相悦,极尽其欢恩爱缠绵的玩乐,前後两庭,轮替的拳承,让其痛快的享受,姿意的寻欢。

  两人在这宁静幽美,风景举丽的环境中,不分画夜。花前月下,情意绵绵,过着如新婚般生活,但比普通男女,还要痛快,这对情人,知道怎样才是欢乐,互相的取悦对方,尽展所长,给与彼此无上乐趣,情深似海,热爱如火,缠绵甜密,终日陶醉爱河慾海中。

  良宵苦短,不觉快活,一星期幸福生活,她沉醉其怀抱中,昼夜不分的情形下,人儿有些瘦了,虽眼圈呈现凹进乌黑,她的水汪汪媚眼,显得更乌黑明亮了,但也更美丽动人。

  她虽感身心皆疲,吃不消,而他又缠绵不止需求,贪而无厌的寻乐,但为深爱他,这是初次从内心深处,激起的爱苗,热恋,不惜牺牲,赤裸裸的呈现,给其尽意的享乐,满足他的须要。

  这日午睡中,他先起来,亲热的转,姿意爱抚,提枪上马,继续寻欢、一次又一次作乐,她深感这样下去的可怕,若拒不能,也不愿使他不高兴,只有哀求他不能,紧接着道︰「哥哥,你太利害了,我实在应付不了,你的需要。」「妹妹,你讲假话,每次不一定是我,我接近你,就自动的骚浪起来,那股娇媚的浪劲,使我受不了你的诱惑,和你的丰满美艳动人的娇躯,引起我的慾火,为、满足你,而现在又撒娇。」「冤家,你真的不知道吗?我精神不及你身体瘦了,那叫你那样迷人、诱惑人,只要接近我,我就忍不住,你的魔力引诱我神魂颠倒,我爱极了你,尤其要命的家伙,使人无法舍立。」「你这骚浪的淫妇,能怪我一人吗?」「嗯!心肝!我……我恨死你,想一口吃下你,那粗壮的阳具,真成个不倒翁,要命啊,要命嗯,我一人无法应付,叫我不知如何是好,又恨又爱的冤家,哟!有了,叫我嫂子来,我两合力奉献你,看你凶不凶?」「唉!我也知道,这样你迎承不住,但张眼见你,就不觉的想玩,找人代替是好,假若她知道关系恐怕不愿意,而将来给旁人知道,我们这样如何做人!」「哼!你想的不错,另找他人,将我抛弃,她如同我亲热如一人,说回来肥水不落外人田,关系只要你给他满足,我们不说,别人不知,怕什麽,你要异想天开,我同你拚命!」「我的好太太,只要能行,我还有何话可说,叫我离开我也不愿,天下像你这样美人哪里去找,放一百个心。」「等下她来,饭後你故意离去,我设法叫她代替我,房中无灯,我在叫你,但你装着不知,以她为我,同她寻欢,凭你的本钱与功夫,决定可使她就范,不过这样使你好处多,又太便宜你了,假若以後你不听话,有你好看。」「啊!好凶,太座之命,决不敢违,隆情盛意,终生感激。」草草终结欢乐,清条清洁,家善穿着睡衣,去书店看书,她通电话给她嫂,请她急速来,然後赤裸的躺着,默默沉思想着自己计划。

  丽娥几日独居,甚感寂莫,平时两人同卧,亲热的互诉衷情,现在只有一人,每日午夜梦回,想到婚後的甜密,这几年寡居,春花秋月时,令人难耐,寂寂凄凉,而後半生怎麽过呢,实不敢想。

  秀芝和她如同亲姐妹,过着富裕寂莫的生活,令她寻着如意的郎君,可温旧梦,而自己何日才能再尝到,令人迷茫,娘家久无音信,子嗣皆无,孤苦无依,凄凉至极。

  看她郎君俊美,温柔多情,风度翩翩,令人喜爱,我要有个那多麽好,就是能得一夕三欢,死无憾也。可是他为芝妹理想的丈夫,不好同之争夺,而该她寻找这样英俊美男人,无可所获只得自怨命苦。

  为情苦恼,为欲苦闷,引动久蕴情潮,慾火高烧,那饥渴急需,困扰着,不知何去何从,刚接通话,未知何事,连化都没有,穿着常服,登车赶到,急冲冲走进,见她委顿在床,脸色焦悴,精神不振,那楚楚可怜状,令她惊异。

  「妹妹,怎麽啦,他到那里去了,是否欺负你?」「姐姐,没有什麽,我很快乐,他去读书。」「啊!你过得满意吧!」「嗯!这几日我要乐死了,他待我太好了,可是他精力充实。东西粗壮坚硬,技术高超,我抵抗不了。」「哼!你们只知作乐,而不知简欲,看你瘦得这样子,其不知死活。」「好姐姐,你不知他多麽可爱,只要接近,就体趐神飞,无法克制,姿意纵体承欢,他那股劲儿,使我身心皆醉,虽感吃不消,迅是极意迎合,曲意奉承,追寻快乐,贪恋不舍。」「啊!这麽说他不是完美的人儿,风流入物!」「嗯!我不骗你,假若你接近他,尝试其味,一样的恋恋不舍,他那无穷的魔力,使我沉醉,特异的功夫,令我欲死欲仙。」「唉!这样贪欢,只要半年,就会死去。」「好姐姐,我也知道,但到时候,就不用自主,所以今日请你来替我数天,让我休养一下好吗!」「傻妹妹,旁事可请人帮忙,这事怎麽可以,将来婚後,我同他怎麽相见,你另请高明吧!」「不,不,我想只有你能帮忙,假若外人勾引去,那我只有死路一条,好姐姐,平日我们亲如一体,你救救我吧,晚上作乐,而无灯光,又不说话,他也不知是你,三日就行,请你可怜我,实在不能没有他。」「唉!看你可怜的劲,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嗯!一次,恐怕你得到甜头,舍不得丢呢!」「小鬼,难道我还同你争风吃酷吗?」「姊姊,说实话我不怕,还希望你能加入,我一人实在无法满足他,不过怕委屈了你,只要你愿意,我两共同服侍他,将来生活一定幸福快乐,好姐姐,你不要以为我说假话,以後你就知道了。」姐妹两互拥着,亲热的畅谈,事已协定,畅快的打趣对方,至傍晚时,才分手,丽娥藏在隔室,让她安排好通知她,走马换将,她到书房依在他怀,将事告诉他,并说等下怎玩乐的步骤,亲热一阵,同席晚饭,喝了不少酒。

  丽娥一人坐想,晚上奇丽风光,假若能如芝妹所说,姐妹同侍一夫,未尝不可,但未知其身世为何。

  天空蔚蓝如洗,一轮洁白的明月,放射出水银的光辉,大地万赖俱寂,清风徐徐吹送,夜色宁静。

  丽娥赤裸一人独卧在黑暗中,月色透入,只见雪白一团,心情紧张,酒後全身发烧,肉香四射,如同空谷幽兰,等时奇异的一刻。

  家善得秀芝通知,抱着知心人,一阵热吻,带着激动的心情,归主外室,脱出披衣,自然躺卧,紧靠着。

  伸手在丰满的肉体上爱抚,尤其在高隆趐胸,柔着那迷人的乳峰,全身光滑,白嫩的玉腿。润滑的肥臀,隆起的阴户,分开肥厚的阴唇,手指缩进肉内的桃源洞里,这时自己感到神情急促,慾火中烧,玉茎涨似铁一般坚硬,如猛虎扑羊,紧紧搂抱,热烈的吻着,吻着她。

  丽娥数年未近异性,今天偷替他人情齐下,紧张、刺激、荒乱、喜悦,其中滋味更令人销魂,她闭目张唇,任其甜吻,周身火热趐软,鼻子哼着,慾火高烧,反手紧拉着、也按抚着,小舌被吸吻发麻,呼吸困难,阴户湿林林,淫水不断的流,又兴趣,又痛快,似难过,似舒适,急需个爱抚,那粗壮的家火,用力的猛捣,渴望着,骚浪抖动其体。

  家善感到他娇躯比秀芝要丰满圆润,肌肉嫩软凝滑,片刻的温存,使之消魂趐骨,两人如痴如醉的甜吻不已,尤其月明透窗,在黑暗中微光射其面,弹指可破的玉容,星目含辉,面泛桃香,羞答答的,娇柔柔的。

  慾火升到极点,粗壮阳具高高翘起,对着她特别丰肥阴户,湿林林的桃源洞口,猛力的插入,只听到︰「哎呀」的一声,粗长的大龟头,直捣花心处,也听到惊呼︰「哎呀……哥……」那涨裂彻骨的痛,惊得娇躯猛颤,精神紧张,肌肉彭涨,紧小的阴壁,一阵收缩,一阵张开,花心像小舌似的抵了大龟头数下,吸吮着,使其一阵快感,紧接着,摇起肥臀,像个急转的车轮,堂目结舌,送吻款腰,满面春情,荡态迷人。

  激起满身慾火,全身之劲,兴奋快乐得发狂,手紧握雪白玉乳,挺动身躯,那粗壮硬长的阳物,猛抽狂捣花心,给他一阵疯狂的满足,捣得她若拒不能,全身趐麻酸软,引发她天赋的骚浪。淫浪的大叫︰「咬呀……哥哥……我爱……我……我……受……不……了……受不了…哎呀……要死了……好凶……冤家……你……哥哥……亲哥哥……我又要来了……快…快用力……捣……捣死……我好了……亲哥……好丈夫……」丽娥一阵扭腰摆臀,紧搂狂咬,两腿乱抛,浪声乱叫,快乐的毛孔齐张,一股股的浪水淫液,从穴里一阵阵往外流出,如同洪水暴布,一泻无遗,流在弹黄床上,弄湿了半边。

  「嗯!今天怎麽这样浪?功夫也不同,叫声也不对了。」「去你的,给你玩,还说风凉话,你这个坏东西,害人精,这麽大的东西,给人家弄出这麽多来。」她学秀芝说话的声音,但有点紧张,怕他听出,娇喘带颤抖着。

  他知这时正有趣,不拆穿,先享受再说,工作未停,反而提起精神,狠狠的用力,猛抽猛送着道︰「我要捣乱你这骚贷,使你水流尽。」她刚刚流出第三次精,还未喘过气来,被他挑逗着,一扭狂风暴雨式抽插,酸痒痒的,骚浪情态又现,慾火热烈,而不能自制,提神的,将肥大的玉茎又摇动起来,口里又呼着︰「哎呀!…哥……你真凶……哎呀……亲亲……我吃不消了……」「哎呀……哥……哥……亲哥哥……酸……好丈夫……亲爱的丈夫啊……亲亲……麻痒要命浪……妈呀……我……天…乐……捣死我了……用劲吧……不要再挑逗我了……好哥哥……亲爱的……用力…捣……乱骚穴……嗯……就是这样……狠命的……大力的捣……唔……哎呀……好痛快……真舒服……乐死我了……我要…我要发狂了……好心人儿……太快活……哎呀……好了……你还不好吗……嗯……哎呀……真要命……心肝停……停……等一下……休息吧……慢……慢…我不行了……冤家……呀…饶了我吧……荡妇要死了……」骚、浪、淫阴水液混合狂流、流了满床。

  家善尽情作乐,任意享受,激烈的捣,疯狂的吻,乐得她死死生生,急叫娇喘,香汗林林,精疲力尽,方才舒畅。

  丽娥这时软绵绵的卧者,像死去的绵羊,枕头,床单,都被抓得破烂,半晌,才歇过气来,混身酸软,连举手的力量也没有了,微微的呻吟。

  「害死我了。」

  家善将畏在怀的娇躯,紧拥着,摸着那软绵绵的,温暖暖的,滑嫩嫩的玉肌上的汗水,吻着玉容,伸手抚着雪白高挺的丰满玉乳,亲热的问︰「好不好?」丽娥在黑暗中,吃力的转动着迷人的眼睛,娇羞满面,喃喃的道︰「哥哥……」「现在痛快吧!应该吃饱喝足了。」「嗯……」家善紧搂着,被暴风雨催残後的牡丹,她赖洋洋的,娇媚的,使人入迷,肉体芳香,吐气如兰,令他陶醉。

  「哥……」一声惊醒他的美梦。

  「嗯……」

  「你的东西太大了,功夫又好,实在迷惑得我,使我骚荡,贪恋不舍,曲意承欢。」「好太太!你的娇媚,使我冲动,疯狂陶醉其中,功夫是家传。」「啊!家传!」「嗯!你比秀芝更可爱!」「你……你知我是谁?」「哈哈,房间虽暗,月光照人,形态不同。抚摸触肌,其味两样,再加上你称呼哥哥,我能不知吗?」「好,好,算你聪明,将你一切告诉我吧!」家善一阵温存,甜蜜的吻,爱抚不已,轻声微语的从认识秀芝起,然後说逃难的经过,再言家乡,生世情况。

  「啊!你是大壮之子,你可有一姑母?」

  「有,有,家在南方,久未通音讯,未知现在何处!」「唉!冤家!是冤孽也,我是你那亲姑母呀!」「这……」「乖儿,这才真要我的命,假若没有刚才一阵欢乐,或者你不知我的意,那也没什麽,可以分手,忘去这孽缘,现在你貌俊体壮,家伙大,功夫好,温雅多情,服侍我无不如意,要离舍不得,及怎样对亲友,冤家啊!这……叫我如何是好,天呀!我的命真苦,唉!唔!唔!」「亲亲,我也舍不得你这娇美的人儿,现在生米成熟饭,何不三人合作,而且我们关系外人无从知道,只要我们恩爱的生活就行了。」「那芝妹答应吗?」「她请我代替,有何不愿!」「嗯!冤家我从未有放荡浪过,遇见你就感需要,而非放荡不可。」「哼,骗人,自已是一个骚货,还想洗条身心。」「小冤家,亲儿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大魔力在诱惑人,就同你玩过一次的女人,就是贞烈女,都会摇荡起来,就我来说已忍耐数年,下午秀芝对我说我还不信呢?

  身入其境,方知其味,所说不虚」嗯!坏东西要慢慢的?我又出水了,哎呀!

  痒喔!继绩,你就尽量的猛,任你玩吧!」

  家善技巧高超,使丽娥进入仙境,扭摇裸体,迎合拙插,软绵身躯扭动如蛇形,细迷媚眼享受这美好的快感,总算未虚度终身,丽娥搂紧家善雄腰,双手搂在其背,迎顶抽插,这一对真不愧风流世家出身,各显身手,双方表演闺房特技。

  「哼!唔!亲亲……乖儿子……加快点……用力捣……哎呀痒死了……好!

  好……对…对……就这样……好痛快呀……亲乖儿……你的家货太美了……啊……又出来一次……小浪穴被你了……受不了……恶家货……好……快活死了……快活……快活……呀……呀……哎呀……乖儿子……加劲捣……用力捣……今……天你给我…享受到……人间快乐……」丽娥摇摆疾如蛇形浪荡张闭使出她全身解数。

  「儿……你的姑母用尽了力……使你美……你快乐……的吗……哎呀……哎呀……我又流了……快……快……加快……奸我好好舒服一下……我……升天了……家善抽插……用力一下…」坚坚的阳具在穴内四周旋转上下左右摆动,龟头一阵快感射出很热的精水,在通力合作下,结束了一场大战,坚硬的阳具放在里浸着,双方用尽了力,疲乏的昏昏沉沈的睡去。

  家善幼过公手生活,少年时战祸,使其奔波流离之苦,感到前途茫然,忽得天来艳福,现在一箭双鵰,左拥右抱,一对美艳的尤物,永远投其怀抱,今後有高贵的物质享受,名誉、财富、美人,供自己寻欢,神仙般的生活少也不知那里修来的,同秀芝又结了婚。

  婚後生活极美满,终日缠在一起,很少外出,进出三人同行。三人行影不离,白日宣淫,任情奔放,随时随地,都在玩乐,他们不怕人知,因西洋房里,只有家善是男子,没有其他男人,一名烧饭的姨娘,及两位服侍女主人的女佣,所以她们大胆的玩。

  家善以无比坚硬的威势,将两个姐妹花,捣得服服贴贴,以男性魅力诱惑她们,也享尽绝代尤物娇艳的姿色,娇媚的体态,狐媚之功,左拥右抱,尝试这温柔的热情,整日陶醉温嫩乡里。

  这甜密快乐的生活,瞬眼已两月余,姐妹两人都觉生理有了变化,已有爱情的结晶,不能像住曰,随时作乐,尽情寻欢,为了这宝贵小生命,要将欢乐生活。

  节制点,可是以往两人献尽狐媚,全部精力及交替承欢,家善太凶,两个穴被搞得还不行,用嘴吸,屁眼又被他玩却不能满足他。

  因为爱郎体格坚强,禀质特异,永远不觉疲劳,粗壮长大的阳具,从未软过,虽连续射精,还是硬挺的坚挺,现因感觉有孕,只得将欢乐时间减少加以节制,但怕爱郎欢乐不畅快,姐妹私下商议如果解决这个问题,为讨郎欢,在万不得已之下,只有替他安排,欢乐的环境,好在这恶家伙,和自己姐妹,已产生深厚的深情密意,或为不可分离的欢喜冤家,也不怕他移情别恋,于是找个适度的场合,解决情人的性慾。

  家善对这对姐妹花,其恩情稍有不同,对丽娥比较关心,她们也知,而秀芝也有自知之明,自己一切不如娥姐,能有这点余润,已经是天上最幸福的人,所以大家相处亲热异常,互相关照,一心一意,共同谋取快乐,以家善为中心的欢乐乃所以才有这样大方想法,各尽其心,谋求永恒的欢乐。

  「好弟弟!现在可苦了你。」怜惜的道。

  「不,娥姐,我很快活。」

  「亲亲,虽然肚子不太大,但为下一代,不能不太多纵现使精力过多损耗,影响生长,只得使你受委屈。」「嗯!我知道,因你裸露美艳玉体,我实忍不住!」「啊!没有关系,你爱这样玩,任情享受吧!」「好姐姐,你太爱我,你的玉液使我身心皆爽!」「好乖乖,我的甜心,你要就尽量吸收吧!」甜言密语,恩爱缠绵,拥抱紧贴,细心爱抚,热情的温存,沉醉在香艳的热爱当中,乐而忘忧。

  「秀妹不要逗他了,看他多难过。」丽娥以怜惜语气说。

  「哼!娥姐姐!你太惯他了,要不告戒他,那股劲恨不得将人吃了,喜,喜!

  我不识像,因为你也需要他!」

  「鬼丫头,你……你……」

  「好了,不要闹,都是我不好。」

  「难道是我们错,哼!你就恨不得、永远不休才好呢?」「唉!谁教你们生得这样的美艳动人,又脱得精光,那不使我慾火烧得要发作叫我非柳下惠,能不贪欢吗?」「好了,总算你有理,我们是荡妇、淫妇、骚货、诱惑你这圣人君子!」他们互相畏依着,两手各握阳具一节玩弄,撒娇撒赖的打情俏骂,互相调笑,亲热异常。

  「秀妹妹,你看他怪可怜,找谁来陪他呢?」

  「娥姐,我看他靠不住,一对桃花眼。」

  「嗯!我才不会的。」

  「我们肥水不落外人田,我同他结婚,没有请客,连外埠母亲都未通知,婚後谢绝一切应酬,亲友都未见面。那知他喜欢谁,过几天气凉爽,我们陪他各处走走,让他选中意,再设法给他拉线。」「唔!就是这样办!」家善为这热心感动心俯,激动热泪直流,手不觉紧握玉球,往里收缩双方,疯狂的热吻她嫩脸,那粗壮的阳具,在两人手中壮大,坚硬、急速的跳动,惊恐的,有寻人而斗之势。

  「善弟弟!如何啊!」

  「大概忍不住了!」秀芝紧握一下玉茎,轻答。

  「啊!我的乖儿,那你就一玩吧!但要轻点。」丽娥满脸带着痛惜神色道。

  「哼!娥姐从来依他,一天不玩有什麽关系?」丽娥不理秀芝开玩笑,将他上身搂抱其胸,手引阳具,抵住自己穴儿,玉腿自然大张,使他容易寻欢。

  「朴赤!」一声,玉茎顺着淫液润滑,全根插入。

  家善巨阳脉深难受,火热的,现插在紧小温浅的穴儿里,被其紧压着,一阵趐麻感觉,舒服得全身寒毛齐开,精神振奋,急需纵驰,因为她怀孕在身,怕急剧的运动,只得强忍。

  以温柔细致的轻驰,轻然慢挺,来享受这捣穴的妙趣。

  丽娥娇媚、骚浪的,曲意奉承,因女人天性。温柔热情,按其所需,柔顺献他,给其任意玩乐。

  家善温情轻慢抽插,展尽柔情甜密,小心捣这令其消魂的妙趣,使坚硬的阳具发挥无比威力,给她无比乐趣。

  「宝宝!舒服吗?」丽娥媚笑轻语,白嫩小手爱抚健胸俊面,摇臀玩腰,并使玉茎上下挺耸。

  「嗯!亲爱的,我好痛快啊!你来得真妙,旋转得酸趐趐的,你真是个可爱的人。」「儿啊!你用劲吧!快快!我酸……酸……垂死了。」家善轻徐自如凝驰着,享受小穴、夹、吻、缩的滋味,一面欣赏其姿态,那美艳迷人的玉容,江云布满,江白互辉,娇润如水,媚眼横飞,水汪汪的荡样异彩,一颜一笑勾魂夺魄,柳眉时皱时展,暗含无穷春色,琼鼻微翁,发出迷人声音,微翘小巧红唇,微张小口,吐气芳香,娇身伸屈,品波浪式扭动,姿势之美,诱惑心神越飞,尤其对唇高挺豪尖,豪尖上翘,随着优美旋律旋转,抖颤悦动,使人陶醉,一举一动,都作一感到美、美,而她的美艳之色,丰满润滑白嫩的身体,加只成颤的风味,及孤媚骚浪他神色,尽情舒展,极尽可能,给爱郎一种舒适、美丽、柔媚心悦的快感,享尽温柔甜密滋味。

  五光六色,骚浪孤媚,使他兴起如何,双手按着玉乳,紧、摸、然、柔、提劲的运用巨阳,使九深一成方则,猛勇的捣,狠命的插,动作由温柔细心,满满急焦粗野,暴发满心热爱。

  这娇艳美妇,被家善柔软的抽插,挑逗慾火大热,周身酸痒,骚浪不克自持,其温柔的热情,已不能满足她,虽然渐渐加重的捣,还难克制,所以迫不及待的加速摇摆玉臀,口裹自然呻吟,疯狂的叫道︰「亲亲,我好难过啊,快……加劲的捣啊!」「你的肚子,使我不忍残催你!」「不!不!你轻慢有劲的抽插,只能解决局面的舒适,不能解决全身趐麻与快乐,啊!宝宝还是快速猛烈的捣,使我得到迷醉的欢乐,尤其那温柔,带有猛野的狠劲,使我热爱啊!嗯!嗯!不要……不要再逼我了……快给我热情温暖……狂野的乐……淫妇实在需要啊!」丽娥骚浪至最高潮,急需异性给予野旷猛捣,才能解除内心热火,满足欲求,他经不起忍耐,动作已近疯狂,双臂紧握可爱的郎君,身体飞速狂扭,呼吸紧喘,艺语连连狂呼!

  「啊……天啊……好儿子……我的心肝……可怜浪妇吧……唔……我要难过死了……唔……唔……淫妇实在受不了……给我吧!……给我啊…冤家……你……你……」家善原来就被其娇艳迷乱,陶醉在娇媚骚浪中,现见其婉转娇声,大热的动作,已控制不住,发狠的,狠命的猛送狂捣。

  这对人儿,慾火已烧得控制不住情绪,如两匹肥马一般,在原野中,剧烈的奔跑,如同拚命复欢作乐。

  天地间已无任何存在,只知疯狂寻取乐趣,发泄慾火。短兵相接,残烈快斗,狂呼浪叫,声震满屋,昏天黑地。

  汗水满身,淫液四射,气息喘嘘,都阻止不了这狂乐的一对,还死命的,尽力玩乐,直到乐透,淫液互射,疲乏方休止。

  秀芳火热的玩乐,感到惊异,也觉可爱的魅力,多麽诱人,欲的滋味足以焚身,自己同娥姐是在慾海中,一对骚货,若无这可爱的郎儿、可说得不到快乐,领略其中妙趣,耍痛苦终身。

  见两小时狂欢。狠命急动。累得精疲力尽,疾快的进入登仙之境,除身体不停的抖颤,和急速气喘声,他两人已昏迷了。

  秀芝又羡又惜,用毛巾擦她们的汗水,默默沉思,望着得到快乐的人,幻想未来美满幸福的生活。

  半刻才苏醒,睡在比弹黄还舒服的上面,实在不愿离开,但见其面色焦黄,双目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只得起来,两人胯间淫精遍布,湿林林一榻糊涂,无力消除,由秀芝替她你擦。

  「娥姐,我很难过,太不顾惜你了。」家善羞愧的道。

  「不,不,当时我自愿,而且我也急需要,才能满足我的慾望,你的魅力使我自然骚浪啊,不要自冤!」「娥姐姐,你不能自顾自己痛快,能否承当得了。」「乖乖,当时大家乐疯了,还能管其他吗?否则有一方退让,就失去欢乐情趣,你今但给我这样,使我极端满足,快乐,我感谢之至。好弟弟,不要自愧,快点同秀妹妹玩吧!她也需要慰藉呢!」「啊!我知道。」家善将翻身上马,为秀芝所拒,她反而覆其上面,亲热吻着俊面,并抬其上身,拉其更坚阳具,娇声道︰「你只知贪欢,也不管刚才累得那样。」「秀妹,我不累,刚才因太兴奋了,也不过射了两次精。」「哼,还说射两次精,你不知你两胯间,先前像水池般,毛巾用了四、五条,唉!真冤,你怎无满足的时候?」「好姐姐,我不骗你,那是娥姐骚水,她一向水多,她不知刚才其热情如火,淫液阵阵泉里,又多,热得我很痛快,所以我才兴发如狂,死命的乐啊!这是我毕生难忘的快乐。」「去你的,给你玩,还说娥姐骚浪,你是正人君子?!」「不,不是这样说,事实如此,你知女人越骚越浪,越使男人得到极欢、快活、舒适、迷恋,陶醉都由此情之下,使人死命追求,臣服裙下,你姐妹两人要不是天下最淫荡女人,使我得到极情的欢乐之趣,能使我如此迷恋吗?热恋不舍,爱极不敢违背指命,终生为你等服务。」「啊!」「好姐姐,快点来吧,现在你全身火热,我知急需小浪穴,你才快活,不要装模作样拿矫。」「善弟弟,今天你体力消耗不少,让我们玩过倒插腊烛吧!」秀芝送上香舌给他亲吻,丰满的玉体在其身上,狠命的柔了一阵,微抬玉臂,寻找龟头,急于含住大龟头,急速摇动,阴唇被大龟头磨动,又舒适,又酸痒,忍不住于首挺胸,顺式急坐,将阳具全部吃进,直抵花心,芳心有种甜密充实感,于是自动含情笑,扭摆细腰,摇动肥臀,兴奋动,以自己酸痒处猛察,控制自如的寻找其中乐趣,一面骚首弄姿,骚形浪态,增加其爱即兴趣,咨意作乐,不停悦动、口里还娇媚浪叫︰「宝宝……唔……你的东西又粗又长,弄得我小穴满满地,抵着我的子宫里嘛……我……好快活啊……唔……你真是可爱的心肝,哎呀……我又流了……好凶啊……我的亲亲的好丈夫……唔……嗯……我是不能没有你……假若失去你……我就痛苦死了……亲亲……你那可爱的宝宝……捣得我好快活……骤穴浪妇……失去了你……不知欢乐只知愁啊……甜心……」家善仰卧着,手盘丰满高挺玉乳,柔摸紧握,自享其乐,眼见骚浪怪状,娇甄娇声浪气,万种风情。像蛇般提舞盘旋,献尽骚媚之功,玉茎被夹得好舒服,心情短欢,激得兴起,加劲捣挺巨阳,向上猛插。

  秀芝玉乳被弄得,全身苏痒,淫浪发狂,玉茎脉得花心剧抖,狠仑的下沉,使大龟头直捣子宫里,捣得子宫紧缩,高抬玉腿,急速飞舞盘旋,正在欢乐时,忍为一股热精热得心神皆颤,阴液直流,娇身散软,优其身上,开口直喘气。

  他被其狂揉猛夹,龟头趐痒赞心,忍不住阳精急射,巨阳狂抖,也觉一股热热的淫骚,烧得心身皆趐,快乐异常,奉其娇首,一阵急吻,靠其额,温存慰藉,默默沉思欢乐之情。

  「善弟弟,我乐死了,你……」秀芝稍息,笑吟吟问道。

  「秀妹,我当然也快乐。」

  「我是很满足,但你虽乐得射精,为何玉茎还很热?」「好妹妹,你姐妹二人,美艳姿色,丰满的玉体,及小穴功夫迷人,我不兴发如狂,能行吗?虽数度射精,极端快乐,心身有点软疲,但还是不断的想玩,我恨不得永远无休无止的玩乐,插在你们妙穴的好,永不取出。」「冤家,就这样我们已吃不消,要是依你,那我们只有提早死亡。」「好姐姐,我是一定要如此,实在我太爱你们,你们也真诱惑我心神,迷惑我灵魂啊!」「善弟弟,你更使我们迷醉啊,我前面不能再玩,不然要比娥姐还惨,玩玩我的屁股吧!」「不,你累了,休息吧!」「哼,你还想偷懒,我屁股好久没有被玩过,痒得很,哥哥,亲丈夫,快点来吧!看我今日痛快个够!」家善知道,爱妻怜惜自己,也不愿违其好意,将紧抱一阵热而甜深长的吻,才推她下身。

  「好妹妹,将水擦乾,不然流得满床都是。」

  「不,我要你吸乾净,穴儿有点红重,替我消消火。」他娇媚翻身,将穴儿送至其口边,然後伸出软小香舌,添吮淫液,先将胯间舔乾净,再向玉茎而上,含吮坚硬赤红龟头吸吮。

  家善抚摸白嫩润滑的肥臀,舔着芳草丛间的精液,一口口吃下,「啧!」「啧!」其味无穷,再分开微重阴唇,将舌伸进卷吮玉液,然後含着红桃般的阴核,舔吻着,只吮得她全身抖颤,玉臀急摆,鼻中「唔!」「唔!」舔乾的淫精浪水,又自然如开关般凶勇而出,流得满口,连连吃下,如饮玉液。

  秀芝被他抵得火烧阴唇,一阵舒适,含舔阴核酸麻遍体,痛快的淫水直流,微转娇首,飞给他一个媚笑,娇声娇气的哼着,骚浪直摆旋玉臀,双手握着玉茎,一阵狂套,爱娇的浪声道︰「善弟,我太痛快,淫妇浪水又出来了。」被他一阵灵活的吸吮,舒服周身毛发齐张,心花怒放,乐得昏陶陶,骨散体趐,疲乏异常,赶紧翻身。送上香唇,给他一阵紧吻,尤其丰满的玉体,在其胸前,揉擦着,恨不得合为一体。

  「善弟!屁股痒啊!」热情长吻後,矫情的道。

  「秀妹,你跪着玩好吗?」

  「不,为什麽?」

  「那样会压着小宝宝!」

  「我不嘛!刚才你同娥姐玩,为何不顾到宝宝,你对她怎样,找也要同样相对,不要轻怜密爱,要疯狂的热爱。」家善见其体贴入微,娇柔的献媚,为讨己欢,又兴奋,又怜爱,抚摸丰满隆臀,轻轻的分开,将粗壮的阳具,慢慢送入,虽然时常的玩乐,其处还是紧小,阳具插在其中,如放在温暖的热泉里,紧夹着阳具,舒服透顶,于是轻抽慢送,享受另种快乐的乐趣,并寻水夹小谷道给予快感。

  秀芝静伏着,以施转动摇摆配合其抽插,增加他的舒适,并回头送吻,亲热的靠紧两夹,娇媚的问︰「善弟,我知我的小穴儿,比不上娥姐,令你痛快,但小穴能比她强吗?可是不准你骗我。实话实说,我们姐妹情深,好就是好。」「啊!我的妻啊!你虽然是一等娇妻,美艳动人,丰满诱惑,无处不妙,令人心迷,魂飞魄散,但你比她要差点,无论鲜艳、娇媚、风骚、功夫,都不如娥姐,他无处不使我消魂趐骨。」「啊!好弟弟!亲丈夫,快……快……用力啊……」深深浅浅,慢慢快快,尽情的从欢,咨意的玩乐,终至尽头,两人各得其乐,才起床入浴。

  三人恩爱异常,亲热的畏依,甜密的吻,由浴室至卧房,打情爱娇,互相嬉戏,缠绵无休无止。

  「小姐,小姐有人找。」佣人高呼。

  秀芝披晨衣下楼见客,家善抱着丽娥纠缠,被他推躺在床上,热烈吻个不休,沉浸甜密热爱中。

  她下楼一看两位虽然徐娘半老,但风韵尤存,坐在椅上,媚眼四下飞荡,骚浪的一对,原来是母亲及阿姨。

  「妈,阿姨!什麽时候来,为何不先通知我迎接呢?」这骚浪的娘们,听见娇呼,抬头一望,只见女儿,满脸含春,衣服不整,双乳平现,赖洋洋渡着步下楼。

  「儿,现在都什麽时候了,你还贪睡不起!我们临时决定来玩,所以未先告诉你。」「妈,今天我未睡午睡,是同你老人家女婿在玩啦!」「女婿?是谁?我怎不知道你又结婚了,漂亮吗?」「结婚已久,因怕打扰,所以没有通知,当然漂亮。」「快!好侄女,快请他出来,让我看看。」阿姨急忙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