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 杨贵妃红杏出墙记 【作者:东方亮】 - 古典武侠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影


[古典] 杨贵妃红杏出墙记【作者:东方亮】

这天,大唐相府年青的管家董晓江照顾好义姐杨国忠夫人裴柔吃下药,又去隔壁虢国夫人房中厮混了一会,便悄悄的跑到杨贵妃的贴身女佣小喜房里。

小喜刚刚换下衣服准备睡觉,突然发现董晓江在她跟前,她首先一阵惊喜,接着满脸薄怒。“董管家,三更半夜跑来干嘛?”“好妹妹!晓江想念你嘛!”“哼!上房里有的是天仙般的夫人姐姐们陪着你,心里还有我们这下人ㄚ头!”“好妹妹!你太冤枉我了,我哪一天忘了你来着?”“那从前天我和娘娘来此一直到今天晚餐时,你为什么老躲著我,不理我?”“还不是事情太忙,一直没有空来看妹妹你。”“哼!鬼话!是床上太忙我还相信,今天一定是在那边碰了钉子,才想找我出。”“小ㄚ头,就你的歪心眼多,看我来收拾你!”

董晓江知道不和她动手动脚是永远扯不清,所以一把将小喜搂在怀里,双手在她胸脯直揉,胡乱吻她的发鬓、粉颊、樱唇,开始小喜还想挣扎,渐渐地她像只温驯的小猫,紧紧的偎著董晓江,万分幽怨的道:“人家这几天心情刚刚平静,你又来搅乱了。”“怎么说是搅乱,我们还不应当亲一亲吗?”

现在的小喜比二年前发育的更成熟了,一双圆鼓鼓的乳房几乎要突破罗衫,肥圆的玉臀被裹得凹凸分明,纤纤的柳腰,修长的粉腿 乌黑黑的云发,红晕的面颊,像是一个成熟的小妇人,引人遐思,想一亲芳泽。

经过一阵抚摸、亲吻,双方都把持不住,迅速的解带上床了。小喜迫不及待地送上樱唇,香舌暗渡,晓江当然乐於享受她那甜美的津液。同时,小喜的小腹还不断地顶著晓江的大腿,阴毛与大腿摩擦产生‘沙沙’声音,这时的小喜宛如发情的母狗。董晓江那里禁得起她如此的挑逗,此时阳具已怒发冲冠,一副欲赴沙场的架势。

董晓江让小喜在床上躺好,小喜自动地两腿翘得高高的,露出鲜红的阴缝,迎接著晓江坚硬的阳具。当晓江的阳具抵住阴户,她粉臀一挺,粗大的阳具已进入一半,暖暖的阴壁紧紧地包裹著肉棒,真叫人销魂。晓江再一挺,整根阳具全没入底,撞击到小喜的花心,小喜不觉地发出:“啊……晓江哥…亲哥哥!……喔!……好舒服啊!……”

小喜掀起粉臀,扭动柳腰,摇、晃、磨、挫,阴户内一紧一缩的吸吮著晓江的龟头,异常美妙,晓江抖擞精神,九浅一深、横插直捣,插得她浪叫连连:“唉唷!……又……又撞到……到花心了……美……美极了……亲哥哥!……我……爱……死你……了……好哥哥……亲亲晓江哥……快……快……对……就是那里……痒……”

董晓江猛力的抽送著,仝得小喜娇喘连连,一股股的阴精决堤而出,灼烫著晓江的龟头,晓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一阵热精随之喷浇在她的花心上。

小喜所以逗人喜爱,就是她善解人意,什么事她都会主动的替你办好,所以二年前杨国忠把她引荐给贵妃做贴身ㄚ头。当然在二年前小喜就是董晓江的人了,众多下佣中最使董晓江称心如意就是小喜了,尤其床上功夫更是有独到之处,摇、摆、磨、迎拒吸缩,使人魂销蚀骨,不能自禁,这女孩子可算是天生的尤物,稀有的娇娃,教晓江如何不想她,可惜去服侍贵妃,难得一起有时间恩爱,不然必又是晓江跨下的最爱之一。

一度销魂后,俩人瘫软的并头躺著,小喜向晓江媚笑著:“董管家,你看我哪里不如你的姐姐夫人?”“噢!夫人有她的美处,你有你的妙处,难以分出上下。不过你哪里学来的这一套床上功夫,使我舒服得丢了魂似的。”“都是你教我的,以前在府上每一次你不是都教我如何摆动的,我都慢慢的体会到了。”“小心肝!你太聪明了,以后我多教你几套!”“啐!人家老学这个让你开心呀!”“小ㄚ头!你又来了!”说著董晓江就在她胁肋里搔她的痒,她一下滚在他怀里 ,‘格格’的笑著向晓江讨饶。

“好哥哥,我不敢了!”“说真的,小喜你下午像是不高兴似的,为什么?”“人家被娘娘骂了!”“娘娘那么喜欢你,为什么骂你?”“唉!娘娘也真可怜,自从被皇上贬出宫至今有十天了,夜晚常到半夜还不能睡,来相府这几天也经常失眠,所以脾气也变得暴燥了!”“那娘娘她为什么不早点睡?”“傻瓜!你哪知道女人的心,娘娘还那么年轻,如果皇上不传她回宫,凭她的身份地位,都不能随便再嫁,若是再这样的守下去,那要等到几时才会出头,我经常见她咬著被角望著天花板痴想,第二天枕头就湿一大片,她心里也真够苦的了。”“为什么不想办法排除一下苦脑呢?”“这个,怎么排除呀?她可是当朝贵妃啊!”

提起娘娘杨玉环,董晓江真有说不出的同情。贵妃杨玉环本是寿王之妻,被玄宗看上,硬是公公夺媳,虽说由于皇帝贵为至尊的权利赢得玉环的芳心。但必竟玄宗已经是六十岁的人了,在精力上一天不如一天,而玉环正是盛年,她难免会觉得空虚,正是:‘天忌红颜!’因为裴柔的关系,董晓江也有几次与娘娘近距离接触和交谈。玉环娘娘对晓江也非常友好、慈爱,而晓江对这位艳若天仙的娘娘,除了同情之外,并不敢作非份之想。

今天听小喜叙述的实际情形,晓江猜想:‘娘娘一定是春心勃动,人都具有七情六欲,虽贵为帝妃也都有她生活的另一面,玉环三十多岁正当虎狼之年,更当是难免的,民间不是传说娘娘与其干儿子安录山有染吗,如果娘娘饥不择食连安胖子多能偷渡云雨,我何不借娘娘这回来府中散心之机,成其美事。’

小喜看晓江呆呆的出神,她不禁低低的问:“喂!你呆呆的在想什么?是不是又想动贵妃娘娘的脑筋?”小喜这小机灵就是这么的心眼玲珑,她一眼就能看穿晓江的心事,但怎么好讲呢?晓江只好笑笑没有作答。

小喜故作神秘的对晓江道:“我却有一个好办法让你达到目的,也可以使贵妃娘娘开心,可算是两全之计。”

董晓江急急的问她:“好妹妹!什么两全之计?你快说嘛!”“我才不会那么傻呢!你啊,有了夫人不要ㄚ环的主,到时有了娘娘以后又不要我小喜了!”“那怎么会呢?若是成功了,晓江谢你还来不及哩!”“谁信你的鬼话!我要睡了。”说著小喜真的偎在晓江怀里,纹风不动。

“好!小ㄚ头诚心拿哥哥开玩笑,非给你点厉害不可!”於是董晓江抓住小喜的一对乳房又揉又搓,弄得她娇笑连连,声声讨饶。“好了!别揉了,我告诉你就是了。”“快说!不然我还要再揉。”“你还记得吗?以前萧大娘不是经常拿旺旺(大黄狗)煞火吗?但是狗发情都有一定的时间,有时旺旺就无法使萧大娘过瘾,所以我常看萧大娘拿点什么黑药粉,拌在饭里喂旺旺,旺旺一吃完,马上就疯狂似的向萧大娘身上扑,直仝得萧大娘四仰八差的气喘如牛,连呼痛快。我想那黑药粉一定是什么春药,改明儿趁萧大娘不注意时,我给她偷拿一些来,狗吃了都不会死,人吃点当然没关系!”

“好主意!我的小心肝,晓江真爱死你了!”董晓江真佩服小喜这点鬼聪明,什么事都让人称心如意,晓江不禁地搂紧了她,疯狂似的吻她,以表达自己心中对她的感激。

“别打岔嘛!把人家搂得喘不过气来,奶奶都挤得生痛了!”董晓江轻轻地抚么小喜的乳房说:“好!好!你再说下去。”“娘娘每晚都要吃点宵夜,乘机在她碗里放一点,她吃了以后,当然会春心大动,痛苦难熬,非找男人来,否则解决不了问题,那时你再大大方方的进去,让她自己投怀送抱,人不知鬼不觉的让你达到目的。至於以后你俩是否能保持关系,就要靠你的功夫与手段,我帮忙也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董晓江给了她一个长吻:“好妹妹!亏你想得出。”“到那时,就把妹妹忘掉了。”晓江有点迫不及待似地问:“好妹妹,我以后随时都想著你,不过这事情几时开始进行呢?”“急什么!事情包在我身上,你慢慢等待好消息。”“好妹妹,哥哥永远忘不了你!”

董晓江翻身压住她,颊上、嘴上,雨点似地吻个不停。“看!还没吃春药呢!就发起疯来了!” 她娇笑的打了晓江一下,然后把晓江推下身来。

“好妹妹,让哥哥再舒服一次嘛!”晓江的阳具早已涨得像铁棒一般的坚硬了。小喜却故意作弄晓江,两腿夹的紧紧的,死死的搂住晓江,不让晓江动弹,任你怎样撕、抓、拉、摸,她都不放手,晓江急得冒火,她还‘吃吃’的笑,其实她早已玉液津津,欲火烧心了,但她故意的咬牙忍耐,吊晓江的胃口,这小ㄚ头就是这么刁蛮,逗得人心里发痒,她是多么的令人爱怜呀!(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