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真龙之子【作者:吴山火】 - 古典武侠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影视




第一章星月山庄

静谧的夜,在依山而建的星月山庄内,一名少女正手持灯笼穿行在九曲回廊之间。

  少女约莫十八九岁,容貌娇美。她云髻高盘,身上只批着一袭轻薄的白纱,细腰上是一条红色腰带。玲珑的雪白肉体在白纱下依稀可见。

  “红蕊小浪蹄子,这般行色匆匆,可是要去月霞殿挑灯夜练侍寝十八式?”另一名同样衣着的少女手捧一个漆盒,刚巧从一处回廊处走了出来,嬉笑着问道。

  “碧玉?你才是浪蹄子呢,仙子要我去请少主人。”红蕊粉脸一红,辩解道。

  “哦,可要侍奉好些,等下少主人一高兴,也赏你几下宝萧,嘻嘻嘻……”名叫碧玉的少女轻笑而去。

  “去你的,明明是你想少主人的宝萧。”红蕊娇羞地跺跺脚,俏脸泛红地又走了一段,在一处房门外停了下来。
  “少主人。”

  “红蕊?进来。”房中传来一个清朗的男音。

  红蕊低头整理了一下身上若有似无的白纱,这才推门而入。

  一名丰神俊朗的少年端坐在房中的牙床上,他没有着衣,矫健的体型展露无遗。红蕊目光下移,只见一名和她一样身披白纱的少女正跪在少年双腿之间,螓首微扬,白纱下隐约可见高翘的美臀。少年的阳具,就放在少女仰起的俏脸上,尽管阳具仍是软绵绵的,但也有烛台粗细,八九寸长短,少女正微闭着美目,满脸喜悦地伸出香舌舔着宝萧根部,巨大的龟头就搁在少女白皙的额头上。

  “少主人的宝萧真的好大。”红蕊心念一动,脸上一阵发烫,“有什么事吗?”少年正是星月山庄少主人流宇,他低头欣赏着少女的粉嫩小舌在自己粗大的阳具上滑动,漫不经心地问道。

  “啊……回少主人,仙子让我来请少主人过去。”红蕊回过神来,赶紧屈膝行礼禀报道。

  “哦?师父她从江南回来了?”流宇一扬眉,“我正要小解呢,红蕊你也过来和含翠一起服侍吧,完了我就过去见师父。”

  “服侍少主人是奴婢的荣幸。”红蕊一听,欢喜地放下灯笼,上前与含翠并排跪在流宇胯下,也高高仰起俏脸。“含翠,你先来吧。”

  “是,请少主人赐尿。”含翠含羞望了一眼红蕊,捧起流宇尺寸惊人的阳具,把龟头对准了自己张开的樱桃小口。不一会儿,大股的尿液就从宝萧中喷涌而出,哗哗地灌入少女的口腔。含翠眼角带笑地大口吞咽着,一旁的红蕊则是一脸羡艳。约莫尿了一半,流宇停了下来,拍拍含翠的头,含翠乖巧地咽下最后一口尿液后挪开,换成红蕊轻启朱唇含住龟头。流宇再次开始撒尿,只见红蕊洁白修长的喉部不断起伏,大股的尿液被她悉数咽了下去,等到流宇尿完,红蕊还依依不舍地吸允了几下,把最后的残尿也全部吸进嘴里。

  随后,一旁的含翠端来一盆清水,二女服侍流宇清洗一番宝萧,为他换上一件宽松的绣金长袍。

  “走吧。”

  红蕊拿着灯笼在前引路,流宇穿过雅致的回廊和花园,来到一座三层小楼。小楼内部装饰得华美雅致,各种玉器字画琳琅满目。红蕊和流宇直上到三楼一间空旷的大房间,一张笼罩着层层白纱幔帐的巨大卧榻摆在房间正中,隐约可见一具婀娜的女体斜躺在卧榻之上。

  “流宇拜见师父。”

  “呵呵……”一阵仿若天籁般的迷人笑声,一条白腻纤细的手臂撩开了幔帐。榻上,杏眼娥眉、肌肤胜雪,美艳得令人无法正视的美娇娘——南宫媚坐了起来。

  提起“美臀仙子”南宫媚,江湖上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早在二十年前,她就已经凭借天姿国色与南海慈航斋首座“妙乳仙子”林蕾并称倾国双绝。身为星月门不死老仙的传人,南宫媚不仅一身功力难觅敌手,近年来更修炼成堪称天下奇术的“八荒玄女功”——不仅花容月貌宛如二八少女,冰肌雪滑的肥臀更是迷倒万千人众。八年前泰山邪道八门围攻南宫媚,危急之际,她褪去衣裙露出雪白美臀施展出“万魅臀影”,一举生擒八门门主。一战成名,从此也在江湖上赢得“美臀仙子”的美名。

  “流宇,我都是怎么说的?平时你可以叫我师父,现在这个时候你该叫我什么?”南宫媚风情万千地下了榻,她身着鹅黄色的紧身薄纱上衣和同色长裙,双乳高挺,蛇腰盈盈一握,媚名远扬的美臀摇摆着,迈动修长的玉股向流宇走了过来。

  “……哈哈哈,过来吧,母狗。”流宇望着师父完美曼妙的曲线,大笑着说了出来。

  “对呀……这个时候,你是我的主人……而我,只是主人脚下的一条母狗……”南宫媚一听“母狗”二字,媚目中泛起一阵荡漾的春潮,她呢喃着俯下身子,手脚并用地爬到流宇脚边,竟开始亲吻自己弟子的脚背。

  就在红蕊一一点亮房中烛火之际,南宫媚已经跪在流宇脚下,纤纤素手解开了主人的长袍,红唇放肆地亲吻起软绵绵的巨大阳具来,闻到浓烈的男性体味,名震江湖的南宫媚已是媚眼如丝,呵气如兰,她一边舔吻着流宇的宝萧,一边哼哼唧唧地淫声不断:“主人……主人……母狗此次出行,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主人,好想永远趴在主人身边……”

  对这个淫荡的师父,流宇也是无话可说,他一边享受着绝世美女的小嘴,一边对侍立在一旁的红蕊比了个手势。作为南宫媚的贴身侍婢,红蕊心领神会地从墙上取下一条牛毛软鞭,双手捧给流宇。

  “贱狗,说,此次出去可有偷男人?”

  “没有,主人,您给母狗上了那个……母狗怎么能偷……偷人呢……”南宫媚被弟子这样辱骂,非但不生气,反而更加春心荡漾,内心泛滥起受虐的快感。望着流宇手中的牛毛软鞭,她眼波流转地缓缓转过身,上身伏在地上,蛇腰扭摆,把万千人众朝思暮想的浑圆美臀高高翘起:“主人要是不信,请检查母狗。”

  “噼啪!”“呜!”

  流宇不由分说,隔着纱裙就狠狠一鞭抽在南宫媚的翘臀上,剧痛和随之而来的虐悦快感让南宫媚扭摆着娇躯,猛地发出一声如痴如醉的呻吟

  “检不检查由我说了算!贱狗何时学会向主人提要求了!”流宇怒骂着,又是接连几鞭,南宫媚因剧痛而扭摆不停的臀部上,纱裙已经被打得裂开。

  “母狗知错了,求主人原谅。”

  “哼!撩起裙子来!主人要检查一下贱狗的贱屁股!”

  “是,主人!”尽管已经疼痛得娇躯发颤,南宫媚的嗓音里依然透着无限的服从和一丝兴奋,她保持着上身贴地的姿势,媚目中满是渴望地双手伸到臀后,一点点撩起破烂的纱裙。

  白腻晶莹、浑圆分满,多一分则过,减一分则缺,南宫媚的美臀高高翘起,中央是一道细缝,宛如一枚冰雕玉琢的上天仙桃,完美而艳丽,颤巍巍地出现在流宇和红蕊面前。在滑腻的左侧臀肉上,赫然有一个手掌大小的红色“媚”字纹身。

排版优秀,希望多发精品!
-----1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