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宝莲灯【作者不详】 - 古典武侠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影视


  一叶轻舟滑过湖面,拨开层层叠叠的莲叶和莲花。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头枕宣花斧静静地躺在船上,望着船尾撑船的美妇人,嘴角边漾起一抹微笑。那撑船的妇人一袭粉裙,微风吹过,如莲花般在风中轻轻摇摆。

  那少年忽然笑道:“娘,你还记不记得,十年前,在这湖上,你对我说过什么?”

  那美妇人转过头来,嫣然道:“记得,当然记得,娘说过,幸福就是沉香和娘在一起。”说到这里,那美妇人脸上忽地一红,笑啐道:“小鬼头,就没一点正经。”转过头去,却又忍不住偷眼看那少年,脸上仍是一抹酡红。

  那少年叹道:“十年前,也是在这湖上,杨戬把你掳去压在华山之下,我便整整十年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

  那美妇人道:“只苦了珍珠,这十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你,照料着你,又救过你那么多次,你莫非真的一点也不动心?”

  那少年道:“我又何尝不知珍姨对我有意,可我心中自始至终却只你一人,我虽感激珍姨,也只得对不起她了。”

  那美妇人低眉道:“珍珠与我情同姐妹,你就算和她结为夫妻,我也不会怪你,多不过我做大,她做小罢了。”

  那少年道:“名分易定,但一心容不得两人。我既有你在先,便不能三心二意。”

  那美妇人叹道:“我未下凡时,只道下界男子多寡情薄义之辈,如今方知还有专情之人。”

  原来这美妇人便是华山三圣母。十七年前,圣母私下凡尘,与穷书生刘彦昌结为夫妇,有子沉香。圣母之兄二郎神杨戬大为震怒,以圣母违逆天条,将她压入华山之下。圣母侍女珍珠救出沉香父子,得真人收沉香为徒。沉香苦修十年,学得一身本领,又几经历练,终于杀败二郎神,斧劈华山,救出母亲,这便是人们争相传诵的“劈山救母”。

  然十年前沉香方当七岁时,因天赋禀异,已能行人道,圣母早与沉香结下母子私情,这却不为人所知了。

  此时刘彦昌已染病身亡,母子二人便天上人间做起了快活逍遥的神仙眷侣。这洪泽湖是当年圣母携沉香常来游玩之处,二人故地重游,风景依旧,只是却变成沉香携圣母而来了。

  沉香道:“世间男子,多寡情薄义之辈,世间女子,又何尝不是如此。即便天宫仙境,也是步步杀机,处处诡诈,归根结底,不过为了名利二字。只有如你我这般既脱了尘世,又离了天宫,方才真个得了极乐。”

  圣母笑道:“小鬼头,年岁不大,倒卖起老来了。”

  沉香忽地正色道:“大胆!在夫君面前怎敢如此放肆!”

  圣母慌忙丢了船篙,跪道:“妾身无礼,望夫君恕罪。”

  沉香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罚你一年之内,为我生个大胖儿子,如若不然,家法伺候!”说到这里,早已忍俊不禁,二人四目对视,不由放声大笑起来,惊起满湖莲叶下无数鸳鸯,扑扑拉拉飞上碧空。

  圣母笑得倒入沉香怀中,沉香将她揽住,二人相拥躺在船底,仰望鸳鸯成双成对双飞于湖上,只觉天地悠悠,再无一刻如此时畅美快慰。

  许久,湖面方才复归平静。圣母被沉香揽住,闻到他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禁不住有些意乱情迷,伸出一只白嫩小手,春葱般的玉指轻抚沉香结实宽广的胸膛。沉香想抓住她的手细细把玩,右手一动,却不料碰翻了一样东西,“咣当”一声倒在船板上。

  二人一惊,沉香摸起那物看时,却是一直放在身边的宝莲灯。那灯,身如莲茎,盏如莲花,花瓣缤纷,灯心便是花蕊,被一只小纱笼轻罩着,这魔道中人闻风丧胆的宝莲灯,此刻却如一盏普通的灯一般平平无奇。沉香拿过灯来,圣母也不再在他胸上动作,二人端详着宝莲灯许久,忽地同时叹出一口气来。

  沉香笑道:“你叹什么气?”

  圣母也笑问道:“你又叹什么气?”

  沉香道:“我叹气,为的是想起了十年前那天夜里,你我也是在这湖上的一条小船中,天做被,船做床,交股并肌,万般恩爱之时,这宝莲灯便在船头荧荧相照。后来弄到好处,你连连大呼,要我再入得快些,我年少气盛,听你一激,便弄得愈加出力,却忘了船头的宝莲灯,结果船身摇晃,宝莲灯落入水中,哪知杨戬早派手下在水中跟随监视,宝莲灯甫一落水便被他捞起,送入杨戬手中。你失却宝莲灯,法力大减,这才被杨戬擒去,有了我们这十年来的种种苦楚。”

  圣母一直偎在他怀里面带娇羞听他说话,听到这里脸上却露出一丝恐惧,明知大敌已去,仍禁不住玉手颤抖,紧紧抱住沉香,往他怀里又凑近了几分,怕他一不留神又离自己而去。

  沉香察觉,笑道:“不必害怕,我学得一身神通,就是没有宝莲灯,也能保得你我平安,你大可放心。”圣母口中答应一声,手臂却仍抱着沉香不放。沉香又是好笑,又是感动,不禁放下宝莲灯,扶过她的额头来,深深一吻。

  二人这一番缠绵,又是许久,沉香才问道:“你刚才叹气,又所为何事?”

  圣母从沉香怀里抬起头来道:“此事是我出阁前的一件旧事,至今思来…”她粉白的脸颊上忽地飞起两朵红云,掩口道:“不说了,不说了,羞煞人了。”

  沉香笑道:“和自己夫君说话,怕什么羞?”

  圣母把头埋在沉香臂弯里,只是不抬,声如蚊哼,讷讷道:“羞煞人了,不说了,不说了,羞煞人了……”

  沉香此时虽年已十七,且历经磨难,但终究少年心性,不由好奇之心大起,摇起怀中圣母道:“说来听听?你我夫妻已久,何事不可说?”

  圣母道:“非是不肯说,却是……却是……”

  却见她面若桃花,娇若处子,沉香越看越爱,一股欲火窜将上来,也不想听什么旧事,丢了手中宝莲灯,便将圣母压在身下,道:“既如此,你若不想说便罢了,先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圣母被这一个磐石也似的壮实身子压住,一颗心儿早荡到天外,浑身登时瘫软如泥,把三魂六魄尽皆抛了,软绵绵道:“心肝妙人儿,又来欺负奴家。”

  沉香气咻咻地,两只手着力把住圣母胀鼓鼓一双馒头也似奶儿,紧咂慢捏,揉得似团泥一般。可怜圣母娇怯怯一个身子,怎禁得住这般撩拨,只弄得浑身酥软,如万蚁噬体,连声道:“心肝儿,莫要揉奴家的奶奶了。”

  那沉香哪里肯听,一只手紧抓椒乳,一只手却迳去摸圣母裙带,摸着那百转连环扣、千丝精巧结上,也不细细去解,连扯带拉,生生拽开来。剥了罗裙,褪了粉衫,圣母白白的身子上一个红兜兜,遮不住羞处,死抱着不让扯,红着脸儿小声道:“光天化日,若叫过路的神仙看见,怎生是好?”

  沉香也不用强,只把手从下面探入去,只觉一片大水早漫开来。沉香笑道:“你这大水,若无我来筑个堤掩住,流将出去,只怕要涨了这湖水,淹了这江南百姓,再弄出个骚水龙王来也。”

  那圣母羞惭难当,低头不语。沉香并了两根手指,拨开两片小花瓣,直探入花房深处小花心上,捏住那花心只一弹,圣母打了个激灵,浑身四肢百骸顿如雪狮子向火,不觉化尽。那沉香不依不饶,两根手指缠住花心,指尖似小蛇吐信,点点都刺在那花心上,把个圣母点得腰软筋麻,话也不会说,气也喘不得,一双手儿抱定沉香脖颈,哼哼唧唧,直要咬碎一口银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