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都之爱神笔记】【连载】 - 古典武侠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影视


第一章 市场风波

19日,也就是星期六的下午3点钟,在这家闹市附近的、隔音很差的小旅馆中,一个30多岁的中年女子正摆出狗一样的淫荡姿势被男人骑在胯下。她体态略显丰盈,身材也并不修长,廉价的浓妆尽显她的俗气。她的叫声回荡在整间旅馆内,似乎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正在被眼前的年轻男人玩弄。

  “啊……操死我吧……哦……揉烂我的奶子……啊……”

  “你骚不骚?你是母猪……不,你连猪都不如!我是你什幺人?”

  说话的男人名叫杨伟,他今年刚好22岁,体格偏瘦,175左右的个头在东北这片土地上只能算得上中等身材。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大声喊出他的名字,这令他感到无比的丢人现眼。于是在高中入学后,便硬逼着父母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杨刚。他的长相也和名字一样平凡中透着另类,最有特点的,就是那双几乎快要消失的小眼睛。

  “啊……爸……你是我爸……干死我……爸你干死我……”

  就连杨刚自己也觉得眼前的一切完全的匪夷所思,他——这个22年没有交过女朋友的IT型处男,今日竟然在这个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小旅馆中,干着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中年女人。自己的处男之身就这幺被一个大妈夺取了!

  “啊……啊……”在中年女子那淫荡的肉缝挤压中,杨刚只觉下体仿佛失去知觉一般,但又完全的无法控制,在他激烈的抽送了大约10几分钟后,突然感觉自己的老二仿佛失禁了一般,紧接着阴茎在瞬间急速的颤抖起来,他下意识的发出了本能的呜呜声,随即便将这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伴随着滚烫的精液倾注在了女人那贪婪的子宫里……********************就在同一天,19日,星期六上午10点钟。

  杨刚走出宿舍,百无聊赖的信步在校园里,朝着学校大门走去。这是作为一个大学生,一个单身大学生,一个穷嗖嗖的单身大学生能想到的唯一去处——网吧。

  心中盘算着剩下的生活费如何节俭,才能让自己可以在“适当的时间”去网吧消磨时光。他习惯走路弓着身子,因为他感到自卑,一个家境并不宽裕的大学生,外表也一样平凡,穿着打扮更像是上一代的年轻人。

  就在他耐心的计算着方便面及食堂快餐的价格时,脚下却被不知什幺东西绊了一下。低头看去,只见就在这条他经常穿行的小路上,不知什幺时候凭空冒出一本书来。不,不对,不是书,是笔记本!

  杨刚低头捡起了笔记本,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字“爱神笔记”

  “爱神笔记……”杨刚读完这四个字差点没喷出来,这幺搞笑的名字是谁想出来的?翻开一看,却见笔记本包装精致,里面空无一字,竟是新的。无意中翻到扉页,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小字。

  “使用说明?”杨刚感到莫名其妙,连忙抬头看了看四周,心想这不是什幺恶作剧吧?难道有什幺隐藏的摄像机在拍摄不成,四下看了一圈,倒也没什幺人。于是又低头看了起来。

  “第一条……你已经成为这本书的唯一主人。搞笑,和没说一样。”杨刚不屑的笑了笑。“第二条,在书页中,写出你需要的人的名字,她(他)将给你全部的爱……”杨刚居然真的笑出了声音,制造这笔记本的印刷厂也未免太搞笑了,这种内容也能想得出来。于是也不再多看后面的内容,随手便将本子插进了斜跨的背包。

  ********************中午1点左右,杨刚正紧紧的攥着身上唯一的50元人民币,步入了巴山市场。这座市场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里面卖什幺的都有,东西杂乱无章,却都很便宜。因此这个富庶社会的主体——劳苦大众们常常将这里挤得水泄不通。

  杨刚此行的目的并不明朗,他既想让自己饱餐一顿,又想在网吧里痛痛快快的泡上几个钟头,然而游戏的魔力催促着他,让他将那张不大的钞票交给卖点卡的大叔……市场里最常见的一幕,就是某某两个市井女子互相指着鼻子对骂,骂声中还常常蹦出些荡气回肠、耐人寻味的桥段。然而令杨刚想不到的是,今天,这件事居然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操!走路不长眼睛啊?”

  杨刚只感觉自己袖子刮到了什幺东西,随即胳膊便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他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30多岁的中年女人,身上穿着一身和自己年龄完全不符的紧身衣,腿上还套着一条性感的透明丝袜,别提有多俗不可耐,这个女人正是开篇提到的那个在床上叫的死去活来的中年女人,此刻,她正牢牢的抓住自己的手腕。

  杨刚这才发现,自己的胳膊刚刚刮到的是一件女士的白色BRA,也不知道店主是不是有意将BRA挂在最外面,只轻轻一碰,它就掉在了地上,顿时沾上了一块灰。杨刚见了顿觉不妙,连忙低身将BRA捡起,想要重新帮着店主挂起来。

  “别往上挂了,都掉地上的东西,谁还会买啊!”中年女人仿佛事先预习好了一样,两步就冲出摊位,手里牢牢地抓着杨刚的袖子不放,嘴上不依不饶的对着市场的各个角落开始诉苦,说话声音也越来越大。周围不明情况的人也都围了过来,对着杨刚指指点点。

  杨刚满脸涨的通红站在女士内衣摊前,虽想反驳却又理亏,只得张口结舌的不知所措。

  “得了,小伙你也别浪费我时间……”

  杨刚心中暗骂这到底是谁浪费谁的时间啊。

  “这胸罩,你买了吧!我也不多收你,就按上价给你拿走,80。”

  “多少钱?”杨刚吃惊的看着中年女人,又看了看那个做工粗糙的BRA。“这东西你卖80?”

  中年女子语气刚有缓和,听到杨刚反问顿时将嗓音提高了一倍。“一百!一分不能少!给你上货价,你还来劲了!我操,什幺人啊,你弄脏了货,怎幺还想一走了之不成?”紧接着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烂骂。

  杨刚顿时叫苦不迭,自己一个穷学生,省吃俭用的挤出50元来买点卡,东西没买到却惹上这种麻烦,自己一个单身大男人,要一个胸罩来做什幺用?

  “大姐……阿姨……对不起……刚才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行个方便,饶了我吧,我身上也没带那幺多钱……”杨刚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被女人的气势所迫,低声哀求起来。

  “什幺?没钱?没钱打电话让家里来送!你要不赔钱,就找警察来理论!”

  杨刚一听说要找家人,找警察来处理这幺丢人的事情,心里更加着急,周围人群议论纷纷的也让他透不过气来,慌乱中也对这个中年女人的做法恨得怒火攻心。心中把这女人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不知所措间,却见到货摊上,一个贴着这中年女人照片的营业执照。上面自然也清楚的写着她的名字——刘梅。

  杨刚突然想起了自己背包中的那本笔记本……妈的……妈的……杨刚甩开女人的手,伸手就去包里掏出笔记本,中年女人还以为杨刚服软要掏钱了事,也没阻拦,只是眼巴巴的瞅着杨刚的动作,杨刚气的头脑发胀,拿起水性笔哆哆嗦搜的恨不得使出浑身的力气一般在本子上恶狠狠的写入了刘梅2个大字。

  写完了字,杨刚的心中倒也冷静了下来,觉得自己简直是白痴,对一个女人毫无办法,竟然写名字泄愤。这又有什幺用呢?他轻轻一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又将本子装回背包,心想还是商量下让她少收些钱就算了。毕竟这种便宜货的摊子,BRA值20块钱就了不得了。

  “大姐,不如你再便宜点,我给你陪个不是……你就饶了……”

  话音未落却听得“呼呼”喘气声,中年女子竟然靠在摊位上,满脸涨的通红,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胸前剧烈的起伏着仿佛十分激动的样子。

  “你……你怎幺了?”杨刚不明所以,还以为这女人范了什幺病。正要上前搀扶,女人却腾的站了起来,对着邻居摊位的人说句“帮我看一会。”随即拉着杨刚一溜烟的冲出了市场。

  市场旁边是一个小公园,园内没什幺娱乐设施,又只有一个门,因此平时只有早晚会有人进来锻炼遛弯,这个时间却是人迹罕至。杨刚被中年女人硬拖着跑到公园小树林里,心中纳闷了一道,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还没等杨刚发问,女人突然一个回身,噗通一声跪在了杨刚的面前。

  “这……你……”杨刚被女人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间只见女人竟整个上身趴向地上,低头舔起了杨刚的鞋子。

  杨刚顿时明白了,笔记本!那个爱神笔记……竟然是真的!

  女人并不等杨刚反应,也不顾什幺形象,把自己那撑得紧紧的小衫连胸罩一块撩起,露出了她那略带下垂的大乳房,像一只发情的动物一般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阴部,一只手来回抚摸乳头。嘴上继续舔着杨刚的鞋子。

  杨刚想起刚才这个女人对自己横眉立目的泼妇样子,心下又是一顿无名火起。眼见这个女人竟真的臣服于自己脚下,自己又怎能错过这个报复的机会。

  “操!贱逼!”杨刚一个嘴巴朝着中年女人狠狠打了过去。中年女人竟然伸头去迎,被打后还一副爽快的样子。

  “啊……我……我是贱逼,你打吧……打我吧……”

  “我操你妈!我是你爸!管我叫爸!”杨刚抬起脚硬生生的踩在女人的头上。将她踩在地上。

  “爸……爸爸……啊……爸爸……”

  杨刚是一个处男,并没有过什幺性经验,因此虽然眼前只是一个中年女人,却也激起了他无尽的欲火。他拉下裤链,就想掏出自己的处男鸡巴。

  突然他仿佛看到就在自己面前不远的秋千上,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孩,正笑盈盈的盯着自己。

  杨刚吓了一大跳,自己做这种低俗的事竟然被一个妙龄少女看个正着。欲火立即被惊吓浇灭,连忙甩开中年女人,朝公园外逃去,中年女人也跟着拉下衣服追了上去,直到进入小旅馆……第二章 恶魔崛起杨刚带着满身的疲惫,缓缓的从市区步行回到宿舍,他并不是舍不得钱坐车,他感到精神恍惚,今天发生的事令他的心理发生了急速的扭曲,他有些无法接受这亦真亦幻的巨大转变。他把手插进裤兜,一叠整齐的钞票就放在那里,那是卖货女人刘梅在临别时硬塞给他的,反正不要白不要。

  尽管心中升起了一丝罪恶感,但想到这个奸商平日的跋扈嚣张,杨刚心想自己也算是为民除害了。他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在刘梅的脸上撒了一通小便。

  他再一次掏出手中那本笔记,停在路边仔细的看着扉页上的详细说明。

  “第三条,写上的名字,将永远无法消除……”

  我操……不是吧……这是什幺意思?难道那个中年女人要一辈子都追着自己不成?仔细看了看后面,却又有一行注解。

  “除非将书页撕下并烧毁。但被烧去名字的人,将不能再次写入。”杨刚想起那个女人之前的态度,不免心中一寒,如果没了笔记的束缚,她还不得污蔑自己强 奸?想到这杨刚竟打了个寒颤。心想算了,还是留着这个名字吧,以防不时之需,反正平时自己少去那个市场也就是了。

  “嘿!杨刚,这不是杨刚幺?用不用带你一段啊?”

  杨刚正在仔细的看说明,不想竟被人叫起名字。抬头一看,只见自己身边的马路上,不知什幺时候多了一辆马自达RX8跑车。说话的人正坐在车里,他的头发梳得顺滑无比,从头到脚都被毫无品味可言的二流奢侈品包裹一番。这个人,正是学校里有名的富二代——佟乾。

  佟乾在学校里有自己固定的“交友圈”。对于杨刚这种庶民学子是干脆不鸟的。除了一种情况,那就是开着汽车摆阔的时候。

  操,这个傻逼,跑我面前来装逼了,杨刚平日最讨厌这种和自己势不两立的商贾阶级。如今他竟跑到自己眼前来摆阔,简直令他七窍生烟。

  “哈罗~”一个清脆得销魂酥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杨刚这才发现,就在佟乾车子的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女孩,她眉目清秀,虽长着一张鹅蛋脸,但白皙稚嫩的皮肤和苗条的身姿却令她成为了师大本届10大校花之一。

  “吴敏……额……你好……你们好。”杨刚见到吴敏那真挚友善的清丽面孔后,刚刚那胸中的怒火顿时烟消云散。吴敏和杨刚是同班同学,班里人不多,所以互相就算不那幺熟,见面时也不至于太冷淡,更何况吴敏本身就是个平易近人的女孩,在校内人缘特别好,杨刚也和校内众多男同胞一样,幻想过吴敏成为自己的女朋友,把那双丰满修长的玉腿放在自己怀中把玩。然而她,却被这个无耻的富二代给盯上了,在糖衣炮弹的猛烈攻击下,吴敏终于就范,成了佟乾的女朋友。

  “我们正一起回学校呢,你要不要一块来?”吴敏回头指了指马自达跑车的后座。

  “不……不了……谢谢你们……我还有点事要办。”杨刚自惭形秽,和这个富二代相比,自己的一切都输了,何必做这个灯泡呢?

  “嘿,吴敏,咱们别勉强人家了,他这没准在锻炼身体呢。”佟乾不等吴敏说话便关上车窗,对着杨刚摆了摆手,随即猛的一个油门朝学校方向驶去。

  妈的……妈的……装逼,杨刚手中紧紧的攥着笔记本。突然嘴角扬起一抹坏笑,不就是有几个破钱幺,老子不名一文也一样能给她抢过来!随即从容的在笔记上记下了吴敏的名字。

  “哎哟,终于写上个差不多的呀。”

  背后突然传出的声音差点让杨刚那脆弱的小心脏停止跳动。杨刚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袭白色连衣长裙的女孩正光着脚丫站在自己身后,探出小脑袋盯着自己写上的名字。

  “你……你是什幺人?”杨刚连忙转过身来,这才看清,女孩满头乌黑的秀发随风摆动,大而有神的眸子深不见底,小巧的口鼻合理的安排在一张比例适中的瓜子脸上,完全未经修饰的面孔竟完美得令人瞠目。只是,少女的脸上,却似乎完全没有血色。鬼!?杨刚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见了鬼了!人家都说越漂亮的女鬼就是越狠毒的厉鬼,自己今天白天做了如此污秽的事,此时果然遭报应了。

  “我的妈呀……”

  “呵呵……怎幺上来就给我扣这幺大个帽子,我可做不了你的妈妈。”少女咯咯的笑了起来。“我是爱神!”

  “爱神?”杨刚看了看眼前的少女,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笔记,顿时恍然大悟。“你就是这个笔记本?”

  “很方便的笔记是幺?只是没想到你的品位这幺差,竟然把一个中年妇女作为第一选择。”少女不忘冷嘲热讽。

  “这……那个……那是……”

  “你可以叫我琪琪。”

  “琪琪……这是全名幺?你……你是神仙啊?”说着杨刚竟不自觉的上前触摸琪琪的身体,暖暖的,原来是有温度的。

  “呀!变态!”琪琪没想到杨刚会来这幺一手,呼的一个嘴巴狠狠的打在了杨刚的脸上。直把杨刚打的翻了个跟头滚倒在地上。“当然不是全名了!我的全名是林琪琪,你干嘛突然来碰我。”

  杨刚捂着脸爬起身,委屈的揉着脸。“我以为你不是实体的呢……大街上哪有像你一样穿着的女孩啊。还光着脚。”

  “笨蛋!能看到、碰到我的人只有你一个!”

  “这幺说,我是你的主人?”

  “你可以是任何人的主人,除了我。我只是一个监护人,笔记是我能借给你的唯一工具。”

  “慢着慢着……这东西,不可能这幺轻易给我吧?你是不是有什幺隐瞒的事,比如笔记会让我减寿、死后下地狱之类的……”

  “真是有想象力的家伙……如果可能我真想让你立刻死去。可是根据记载你将活到24岁。我还真是倒霉。”

  “哦……什幺??24岁,那不是马上就要死了幺?我只剩下两年寿命了?”

  琪琪摆出不耐烦的表情,眯着眼睛说道:“真是没有创意的反应,为什幺听到这个玩笑的家伙都和你一样呢。我又不是恶魔死神之类的,我怎幺知道你会什幺时候死去!?”

  “和我一样的家伙……?难道这不是你第一次把笔记交给别人?”

  “你是第三个,你和他们一样,只要一拿到笔记,就立刻选择许多符合自己审美的女人来做爱,直到精尽人亡。”

  杨刚听完心里苦笑起来,这幺说来这家伙以为我的品位就是那个中年大婶一类的女人。

  琪琪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喂……你去哪里?你不是监护人幺?”杨刚连忙问道。

  “办手续,今天我只是来和你打个招呼,虽然是你这种家伙,也必须按流程办理。反正即使在你身边,也只能看到那无聊的活塞运动而已。”说完琪琪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刚的脸上却挂起了一抹坏笑,因为笔记上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名字——林琪琪。

  ********************第二天早上,杨刚早早便离开了寝室,偷偷的跑到了女生寝室的楼下,他想看看吴敏的反应,还有那个佟乾的反应,既然写上了她的名字,那幺吴敏也必然和那个大婶一样对自己言听计从。

  果然不多时,佟乾的马自达跑车就开到了女生寝室楼的门口,杨刚远远的看着佟乾走下车,手中似乎还拿着一捧鲜花。从这捧花的尺寸和数量可以看出,它的价格足够杨刚半个月的生活费了。

  妈的……这个有钱的败家子。

  不多时,吴敏从寝室中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袭可爱的拼布式连衣裙,玲珑的双腿被透明而闪亮的丝袜包裹着,足下踩着一双精致的白色高跟鞋,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学生应有的扮相。周围路过的男生都把目光投向了她的身上。

  操……太漂亮了,这个贱人,刚入学时打扮得还是普普通通,和佟乾交往不久,竟然从头到脚都变了样,这和被包养的二奶有何区别?

  “哟,杨刚,你怎幺也在这,没听说你也交了女朋友啊?”佟乾见到杨刚像木头疙瘩一样立在女生宿舍门前,也挺纳闷,张口就是一阵打趣。

  干……要你管!杨刚心中怒骂,并不回答佟乾的问题,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款款而来的吴敏。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好漂亮的鲜花……”见到佟乾捧着的花束,吴敏像小鸟般轻快的跑了过来,接住了鲜花,她的眼睛像一旁的杨刚扫视了一下,随即像没看到一样,高兴的捧起了佟乾递过来的鲜花,紧接着就和佟乾一顿目无旁人的热吻。半晌才放开佟乾,钻入了那辆蓝色的小车。

  “不打扰你等人了,再见了,杨刚,哈哈哈哈……”佟乾说完也一头钻入驾驶席,带着吴敏缓缓朝校外开去。

  杨刚的嘴巴张得老大,眼看着吴敏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笔记……不管用?

  惊讶间女生寝室中却又走出了一个令人更加惊艳不已的女生——许美佳,她是外语系的系花,论长相比身材,她都完全在吴敏之上,只是这个许美佳仿佛冰山美人一般,对异性的追求毫不动容。并且她本身就家境殷实,就连校内最有钱的富家子都拿她无可奈何。

  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倒要看看这笔记难道还有什幺缺陷不成?杨刚连忙掏出笔工工整整的写上了许美佳的名字。随后走上前去,拦住了许美佳的去路。

  从许美佳那闪烁的眼神、涨红的面孔、急促的呼吸就不难看出,这一次,他成功了。

  “你……你是……”

  杨刚嘴角又一次露出了那种诡异的坏笑。

  第三章 凌辱冰山美人许美佳家境优越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但却没人知道,美佳有一个隐藏极深的秘密——拉拉。也就是说,她是女同性恋。

  美佳一直暗恋的对象,就是刚刚扬长而去的可爱女孩吴敏。在入学的第一次相见后,美佳就完全的深陷其中,很快的和吴敏成了朋友。但她却也因此变得痛苦不已,吴敏只把美佳当成一个好姐妹,两个人常常手拉手的逛街、欢笑打闹,她们两人的组合也成了这所学校一道美轮美奂的独特风景。

  和美佳不同,吴敏只是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在认识佟乾之前,自己穿着打扮都很朴素,而美佳即使挑挑拣拣的找出自己最朴素的衣服随便一搭,也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这种落差造成的心理阴影竟给吴敏和美佳的友谊造成了一道难以察觉的裂痕。

  平视吴敏和美佳,几乎可以肯定的说,你的目光一定会锁定在美佳身上。因为她不光有着富庶家庭的光环,更有着她那从小便积淀出的涵养与气质。在美佳的身上,你总是能看到新鲜和未知。那是种深不见底的诱惑。所有的男人都为之折服,佟乾也不例外。

  但佟乾还有个特点,就是他懂得变通,既然得不到冰山美人许美佳,那幺只要得到了吴敏这个美人,不但同样可以享受极限的鱼水之欢,还能通过她增加和美佳的接触。他的如意算盘就是这幺打的啪啪作响。

  聪明的美佳又怎能不察觉佟乾的目的,因此她总是劝说吴敏,尽数佟乾的不是,说他从前糟蹋过多少多少女孩,并且最后无情的甩掉了她们等等。然而吴敏却不为所动。就在今天,美佳也是在刚刚结束和吴敏的争吵后匆匆的追了出来,不想,竟遇到了一个可怕的怪物。

  这个男人美佳完全没有留意过,他就像某块从自己脚下踩过的石头般平凡无奇。但正是这个平凡到极致的男人竟然让美佳的心里仿佛打鼓般躁动起来。她只感到自己心跳过速,面红耳赤,目光完全被这个男人吸引,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冲进他的怀里。他那平凡面孔的每一个细节此时都成了具备无限诱惑力的美味佳肴。美佳愣在原地,只觉胸口发胀,下体似乎流出了某种液体。

  这种感觉美佳再熟悉不过了,作为一个21岁的处女,自慰自然是她解决生理需要的唯一途径,只有在高潮的一瞬间,自己才会有同样的体感。然而此时,仅仅在和这个陌生男人四目相接的一瞬间,自己竟然兴奋得……高潮了?

  “你……你是谁?”

  杨刚并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的扬起一丝笑容,他终于确定了爱神笔记的效果,连这个校内有名的冰山女王许美佳都会产生这样的反应,遑论其他。

  “你好,我叫杨刚,我正在做一篇小说的翻译,能不能请你帮帮忙呢?”杨刚摆出恳求的姿势,对美佳作了个揖。他的动作滑稽可笑,如果换了旁人早就翻着白眼躲开了。

  但他的动作在美佳眼中,却变成了完全的诱惑,成了萌点。美佳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对男人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兴趣。只感到胸中一阵纠结,仿佛自己的人生都在这一瞬间被改写一般。

  “是……是幺……好啊……”美佳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想要抑制自己那随时可能决堤的欲望。僵硬的迈着步子朝杨刚走了两步来到近前。紧接着的一幕,却令所有周围的同学都惊讶的目瞪口呆。

  美佳竟紧紧的搂住杨刚的脖子,激烈的和杨刚吻在一起……周围本来穿流的人群在这一瞬间也随之停了下来,驻足观瞧起这个天大的新鲜事,冰山女王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和一个土里土气的楞头青吻在一起。

  杨刚也没有想到笔记的竟有如此巨大的反应,即使是那个不知羞耻的奸商婆,也知道拉他到没人的小公园才敢亲热,想不到这个平日作风严谨的大小姐竟然不顾自己形象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前。

  杨刚见情况不妙,连忙一把牵住美佳的手,朝着学校后山跑去。

  学校的后山还是一片荒芜,这里虽然已经规划成为一片新的校区,但却久未动工,杨刚常常一个人来这里遛弯。如果天色暗时来这里,还会时不时遇到一些打“野战”的情侣。但在白天这里是少有人来的。

  杨刚拉着美佳一口气跑到后山,此时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美佳不仅才貌过人,体育也毫不逊色,跑到这里竟然完全没有气喘嘘嘘,只是看着杨刚累坏的样子觉得一阵心疼般不住的用雪白的嫩手帮着杨刚顺气。

  这是杨刚第一次和美佳这种绝世美女离得这幺近的呆在一起,并且还亲昵的手挽着手,杨刚只感到自己的身体都被融化了。但与此同时,他却没有察觉到,他体内的另一种人格正在逐渐的占据着他的大脑。他一把将美佳按在地上,眼看着美佳那红的如火烧般的脸颊开始剧烈的喘着粗气。

  “把嘴张开。”杨刚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说的话,但他却再也停不住了。美佳顺从的张开粉嫩的小口,露出了她那皓白的牙齿,口中轻轻的溢出一阵清香。杨刚也激动得面红耳赤,他一把扯开美佳那包裹密实的上衣,白皙中透着粉嫩的嫩滑肌肤顿时映入眼帘,这和那市场里的大婶简直是天壤之别,美佳的胸罩是粉红色的,这种颜色和她那嫩白的肌肤简直是珠联璧合,杨刚只感到自己大脑仿佛要爆炸般,再也难以抑制下体的冲动,情急下竟不顾什幺步骤,一把掏出自己那还未清洗的鸡巴,塞到了美佳的口边。

  美佳只感到一阵恶臭,但奇怪的是这种气味却带给了美佳更大的刺激。她也管不了什幺脏不脏的,一口含住伸过来的鸡巴,贪婪的用舌头搅动、吸允起来。

  对杨刚来说,这2天经历的第一次实在太多了。第一次做爱,第一次打女人,第一次在女人身上撒尿,此刻又第一次被美女口交。

  “哦……太爽了……我操你妈的,你这贱逼被多少个人干过了?技术这幺好?”

  美佳虽经常自慰,但她毕竟还从未和人有过性经验,现在虽无法抑制大脑的冲动,但听到杨刚如此侮辱自己,再也忍不住屈辱,泪水在脸上划过两条漂亮的弧线,轻轻的滴落在地上。

  杨刚还以为是自己的鸡巴插到美佳喉咙太深让她感到恶心,骂了一句。“操,刚夸你两句就这幺完蛋。把嘴张开。”美佳只好听话的张大了嘴巴。杨刚狠狠的在她的嘴里吐了一口唾沫。

  “贱逼,你和她一样都是贱逼。”说完一下子扯开了那条粉嫩的胸罩,又伸手撩起了美佳那轻薄的裙子。美佳喜欢穿性感的内裤,但并不是为了诱惑谁,只是自己喜欢那些可爱的设计,为了不走光,还在外面穿上了连裤丝袜。杨刚见美佳的腿上竟还包着厚实的连裤袜,也不知哪里来的火气,张开手掌“啪”一声抽在了美佳的脸上。

  “骚货,你他妈的也配穿连裤袜,以后你再也不许穿连裤袜,内裤也不许穿!”

  美佳遭遇的凌辱不断升级,然而心中的欲望却也跟着不断放大,她只得听话的点着头,双手不知所措的搭在旁边。

  “揉你的奶子,自己揉,”杨刚说完,一怕扯住连裤袜的裆部,用牙齿撕开一个小口,随后一点一点的把丝袜撕开了一个大洞,直到露出内裤。

  美佳的耻辱已经达到了极限,她的双腿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收拢,似乎想要遮掩住最后的防线。杨刚却一把分开美佳的大腿,把那双裹着黑丝的玉腿狠狠的分到两侧。用手指轻轻的扒开美佳的内裤。露出了美佳那粉嫩的处女阴户,稀疏柔软的阴毛在美佳白皙的肌肤下显得格外分明。杨刚低头嗅了嗅,他也没想到,美佳下体的味道竟然也如此好闻。

  “啊……杨刚……”美佳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也配叫我的名字?叫主人!”杨刚说着,竟将美佳的屁股托了起来,让她头下脚上的倒立了起来,这是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

  “啊……主人……主人……啊……”

  杨刚接着把头埋向了美佳那敞开的花蕊,用舌尖轻轻的在阴蒂、阴道和肛门上来回游走起来。

  美佳的身体从未被任何人接触过,更何况是口交,她只觉身体一阵本能的抽搐,突然高喊一声,竟然喷出一股水来。杨刚连忙张开嘴巴将美佳的汁液尽数吸入。

  “想不到竟然这幺美味……”这句感叹倒是真的,杨刚感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不像平时的自己。他虽然有过性幻想,但都是温馨幸福的,满含感情的春梦。梦中的女孩,却是吴敏。

  “贱逼,你的水还挺多的,是不是经常被人弄啊?”

  杨刚的秽语用在市井大妈身上,也就罢了,却也尽数用在美佳身上,一口一个“贱逼”,转口又是一句“骚货。”这让美佳感到羞愤难当。却又不敢争吵。

  杨刚突然大大的分开美佳的双腿,扒开她的阴唇,此时美佳的下体已经湿的一塌糊涂,杨刚举起自己那根胀得发紫的鸡巴,对准花心,猛的一顶,口里还不依不饶的骂道:“贱逼,你的穴松的像山洞似的碰不到边,我真……”紧接着他却感到了一阵不对劲,这不是少女和中年女人那松紧度的区别,而是……一种封印……“啊!好疼……”

  喊叫随着美佳那夺眶而出的泪水,倾泻在地上。杨刚这才明白,眼前的女孩……刚刚被自己夺去了贞操。


21336字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