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瓦岗的蓝天【作者:古镛】 - 古典武侠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影视




罗东篇

  瓦岗山下的一条小溪,溪水冰凉。

  少年罗东赤足入溪,溪石柔滑,一种彻骨的冰寒让他想大喊,却又咬牙忍住。在这样近似自我折磨中感受着郁闷与疲倦释放的快感。

  这是他的习惯,也是枯燥乏味的学剑生活中唯一的秘密享受。

  罗东将剑从水中抽出,看晶莹透亮的水珠在剑尖滑落,未沾染过鲜血的剑身映照出他的脸,清清朗朗。

  闽西剑客林世谦的第三十七弟子,在这青山绿水中,练剑七年,除了习武,生命是一片空白,他宁愿在这张清朗的脸上添上几道伤痕,也不要象现在这般一尘无染。他再也无法忍受这儿的一切,他想离开这里,去任何一个地方。

  那天晚上,他躺在溪水中,仰望满空繁星,一边幻想着未来的江湖生涯。当他“哗”的一声从水中钻起,看到她的眸子在黑夜中,月光下一张吃惊的脸,太难忘的一张动人的脸啊。而那一个男的,看清是三师兄,一股刺痛让他无法呼吸。

  她是从哪来的?在这个瓦岗山,唯一的人家就是师父林世谦和四十三名习剑弟子。这个疑团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在茅厕,小鼠三浇灌着斑驳的墙根,一边没话找话道:“你知道三师兄有个漂亮表妹吗?这个表妹成了他未婚妻啦。”罗东一下子全明白了,痛得僵在那儿。

  罗东冒冒失失的手又一次抓向师兄的剑尖,终于使得闽西剑客忍无可忍,迎面一巴掌将他打倒在地。在脸庞火辣辣的烧痛中,罗东出乎意料地想起了那天她踏着碎步逃离时,一闪一闪的小红鞋。

  他本是父亲的骄傲,不惜倾尽家财送来习武练剑的独子。他本是师父的希望,寄厚望于四年一度的洛阳试剑会上争光露脸,然而只有他最知道自己的痛苦,在那些一招一式的剑法中,丝毫找不到自己的感觉,他只是一个演绎剑法的工具,一个中规中矩、“法度谨严”的生命空壳。

  他一剑就能刺穿师兄们的躲闪,却要一招对一招的破解。这种玩了千万次的可笑游戏,在有一天,突然引发了一种可怕的怀疑。

  他怀疑一切。甚至怀疑师父的正直——师父唯一的儿子,草包三师兄,跟她的婚事不是师父一手安排的么?

  被勒令停止练剑的少年罗东,一边冷眼看着师兄弟们热火朝天的习武场面,一边酝酿着对自己乏味人生的报复。在碧草青青的溪边,他一天天的守候着他的猎物.

  天是蓝的,水是凉的,风儿吹来,软得要人醉。罗东躺在地上,那些武功招式在罗东脑中,乱作一团,最后剩下的一鳞半爪,却干干静静,如电闪虎爪,清晰地凸现出来,让人跃跃欲试。

  有一次,罗东抄起一粒石子扔出,在一颗树干折回,身子随着飞去,划一道弧线,剑刺近水中,挑起一尾活蹦乱跳的鱼,脚尖点在弹回的石子上,砸向水中,白白的鱼肚子浮在水面。闪电般的刹那间,两条鱼、弹回的石子,罗东自己全在活动中,罗东回到溪岸,剑已回鞘,一切复归于静。他常练习这样游戏,在一次又一次的幻想中,他的身子飞起遨游在自然界变化的刹那。

  在一片碧绿中,罗东首先看到的是一点嫣红,然后才是她的身影,在离罗东数十步的距离,她忽然倾跌,身子最后倒下时却在罗东怀里,一张清朗的脸,在她仰着的脸上方,更上面是蓝蓝的天空,二者浑然一体,他的热气喷在她脸上,就像初夏的风吹得人身子发软,脸儿发烫。

  罗东抄着她的腰,如捧一朵轻轻的白云,似有若无,手心化在她的腰肢间,只想搂抱紧,贴上身,证实这是一个活生生实在的躯体。

  罗东一颗心狂乱起来,脸忽然发红,搂着她,飞向树木遮掩的角落,她就象被一阵风刮跑,全由不得自己作主,惊怕间,却又象活在梦中,一点也不想挣扎。还记得她曾许多次将心事放在水中,随溪水逐流而去。

  当罗东将唇印在她的唇上时,她已经不由自已,手绕到他颈后,花瓣一样,瑟瑟的动。唇分,少年的热气越来越盛,对她是销魂蚀骨的迷药,一个更成熟的少女被诱,软软贴着的身子是她献上的果实,任人采摘。

  她梦一样张合的眼,迷离起来,脸颊晕红如醉,娇唇轻颤,这一切都是鼓励。罗东的手探进她胸前娇软的一团,少年的莽撞和贪婪,留连不去。握剑的手捉住了乳房,坚硬和柔软,一样都那么令人珍爱,难舍难分。

  剑一样直指的,是罗东胯下天生的利器。少年剑客的试剑冲动,终于不可阻挡,明白无误地向她显示出来。

  剥开花瓣是她白得耀眼的身子,花蕊一样柔弱娇嫩,胸前两点,滑鼓新鲜,樱红如血。而丰隆的腹下,敞开如伤口,伤口一塌糊涂,既不齐整也不干净,糜烂的一团是罪恶的深渊,上面布满杂草,陌生而刺人眼目。而垂下的两只雪白大腿,让少年热血上涌。

  罗东骄挺的利器刺在那伤口处,受伤的她忍不住一声娇吟,利器受阻,然后是更深的刺进,如剑没入体内,仅留剑柄在外,罗东感受到她体内血的温热,饮血的利器拔出,带出一股血水横流,顺着白白的腿股间爬去。

  罗东再也不是一尘不染的少年了,利器再向伤口没入,塞进的东西使外边更加鼓起,杂草披散而开,抽出来,杂草又聚合起来,而那处伤口变得越来越滑湿,她的呻唤越来越奇怪,终于连成一片,听不清,却感觉到。

  到最后他热热的喷洒开来,在她体内,伤口聚拢,握紧他的利器,罗东已与她化为一体,身子融进她的身体中,久久分不开......
  弃徒罗东的故事几个月后传遍江湖:他遗弃贫病交加的独身父亲;他沾污养育教诲他七年的师父声名;他背叛师门重伤多名师兄师弟;他奸淫年长他三岁的师嫂,他欺侮淳朴的三师兄并诱拐其妻,在流落江湖的期间,他杀害了许多武林人士……

  五年后的天下武林首府洛阳,试剑大会上,一位闽西口音的年青人,击败了所有的敌手,他的剑身泛着血的光影,三尺青钢宛如活生生的血肉灵物,与他浑如一体。据武林史记载,这一届试剑会后,昏沉空洞、形式教条的剑坛风气为之一改,现出前所未有的蓬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