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情事 - 校园春色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影视


>赶了最後一班车,回到学校已是十二点半了,回到房间急忙脱掉衣服,去浴室洗澡。

我们学校的浴室就在宿舍旁,学校雇有工友专为老师及眷属们烧洗澡水,这时大家都睡了,整个宿舍里冷清清的。

浴室是一大间,再分为两半,中间用木板隔着,由於时间已久的关系,那块隔开的木板已经被水腐蚀了一个洞一个洞的,女性的那边,因为她们身上有别人(尤其是男人)见不得的东西,所以她们用一团团的报纸,把那些小洞洞塞了起来,使我们不能欣赏春光......

当我进到浴室里,我就听到隔壁女室有水声,显然是有人在洗澡,要不就是洗衣服,只是那水声不像洗衣服,但是谁会在这个时候,在这浴室里洗澡呢?......

我真是猜不透,本想把那些小洞洞的报纸,取下来一个看看,除掉心中的疑惑,但又怕对方发觉了,要是闹了开来,我这饭碗丢了不打紧,吃上风流官司,对於名誉的损失,可是划不来,所以我还是闷下了这口葫芦气,脱下我的衣服洗我的澡,少管闲事为妙。

可是当我把脸盆要去水池舀水的时候,我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声音很细微,我不禁怔住了,连忙不动侧耳倾听,可是再也听不到声音了,我想或许是我听错了,可是,又来了,好像非常的痛苦,呻吟声中好像夹着哀泣的声音,这下我断定是女人的痛苦呻吟声了,脑神经告诉我,隔壁肯定是发生意外了,服毒自杀?或是?......我再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我用手指把一个塞有较大报纸的洞口打开,我微眯眼睛往隔壁看去......

我的天啊!一个女人......

我的神经突然一阵紧张,原来我看到的是张太太,那个瘦巴巴、半级风便可吹倒的张老师的太太。

这时张太太赤裸着身体,整个人斜靠在墙壁上,把一双粉腿大开着,露出那个迷人的桃源洞来,两手正不停的着她那黑忽忽的阴户,半眯着眼睛、微张着嘴,我知道,张太太是在干那事。

「唔...... 唔...... 」

她摇着头,吐着气的哼着。

她为何藉着洗澡来干这种事呢?我想八成是张老师无法满足她,所以祗好来消消那旺盛的慾火,也难怪她这麽标致的人儿,偏偏嫁给那个病鬼似的丈夫,真的,凭张老师身上那几根骨头,怎能满足狼虎之年的她呢?

看她的身段实在够迷人的,两个乳房虽然生过两个孩子了,但却不下垂,还是丰满的挺着,只是乳头因授奶的关系,比「冷面修女」来的大一些,颜色深一些,它的丰劲弹性可不会差到那去。

再往下移是那个小腹,或许因为她生过孩子的关系,有圈紫色的花纹,她的腰肢可还纤细的很,再往下......

呵!是那个玩尽了天下英雄好汉的迷人桃源洞,她的阴毛长得茂盛得很,黑压压的一大片,可知她是个性慾极强的人,阴唇向外张着,由於她不停的捻着,正有滴淫水顺着大腿流下......

「哼...... 死...... 」

她颤抖着身体,语音模糊的呻吟着。

这时她另一支手磨捻着自己的乳房,尤其是那两粒深红的乳头,被捻的坚硬异常,全身一阵乱扭......

「嗳...... 老天...... 要死了...... 」

她下面长满了茸茸黑毛的桃源洞口,这时不断的涌冒出淫水来,茸茸杂毛黏住纠缠在一起。

她百般无奈的摸也摸不着,捣也捣不着,也不知道她到底那个地方不适,全身不安的扭曲着,一身的白肉颤动着,磨呀、捻呀,好像仍痒不过,就用手直往已 滥的洞直捣......

她弯曲着身体,两支媚眼半张半闭的看着自己的阴户,又把那支本来在摸乳房的手伸到阴户来,用两支手指头抓着两片皮,黑红的阴唇往外翻张了开来,接着又把另一支手的手指头伸进桃源洞内,学着鸡巴抽送的样子,继续的玩弄着自己的阴户......

她的手指一抽一送,显然有无上的快感,只见她的脸带着淫荡的笑了,从她的子宫涌冒出的淫水,顺着手指的出入被带了出来,两片阴唇也一收一翻的,她的粉首摆来摆去的......

口中不住的唔喔出声︰

「唔...... 喔...... 喔...... 」

我被她这股骚浪劲儿挑动起我的性慾来了,鸡巴也慢慢的涨大,我再也不管会发生什麽後果了,我出了男浴室的门飞快的进入女浴室,朝着张太太猛的扑上去,抱住她︰

「啊?你...... 你...... 洪老师...... 」

「张太太,不要出声,我来...... 使你快活。」

我的嘴唇吻上她的,她的全身一阵扭动,在我怀里挣扎。

「唔...... 不要...... 洪老师...... 」

不理她的抗拒,她这种欲拒还迎的抗拒,对我而言,不啻是种有效的鼓励。我连忙吸吮着她丰满的乳房。

「不要...... 我不要...... 」

她嘴中连连说不要,一张屁股却紧紧靠着我的屁股,她的阴户正对着我已勃起的鸡巴,不停的左右来往的摩擦着,我感到一股热流从她的下体,传播到我的身体。

我猛地把她按在浴室地板上,全身压了上去。

「洪老师...... 你要干什麽?」

「使你快活!」

「嗯...... 你...... 」

我用力地分开她的双腿,使她那潮湿、滑腻的阴户,呈现在我眼前,我握正了鸡巴,往她的洞口一塞,不入,再握正了,又塞,又是不入,急得我眼冒金星....

「张太太,在那里嘛?」

「自己找。」

她说着自动把腿张得更开,腾出了一手挟着我的鸡巴到她的洞口,我忙不迭地塞了进去。

「喔...... 唔...... 」

她把腿盘在我的屁股上,使她的花心更为突出,每当我的鸡巴插入都触到她的花心,而她就全身的抖颤。

「喔...... 美死了...... 」

我觉得她洞内有一层层的壁肉,一叠一叠,鸡巴的马眼觉得无比的舒服,不禁不停的直抽猛送。

「喔...... 洪老师...... 你真会干...... 好舒服...... 这下美死了......喔...... 」

「这下又...... 美死了...... 」

「嗯...... 重...... 再重一点...... 洪老师...... 你这麽狠...... 都把我弄破了...... 好坏呀...... 」

「好大的鸡巴...... 洪老师...... 嗳哟...... 美死我了...... 再重......再重一点...... 」

「洪老师...... 你把我浪出...... 水来了...... 这下...... 要干死我了...... 喔...... 」

在张太太的淫声浪语下,我一口气抽了两百余下,才稍微抑制了慾火,把个大龟头在她阴核上直转。

「洪老师...... 哟...... 」

她不禁地打了个颤抖。

「哟...... 我好难受...... 酸...... 下面...... 」

她一面颤声的浪叫着,一面把那肥大的屁股往上挺,往上摆,两边分得更开,直把穴门张开。

「酸吗?张太太!」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个......阴核上磨......你真有......洪老师你......你......你是混蛋......哟...... 求你...... 别揉...... 」

「好呀,你骂我是混蛋,你该死了。」

我说着,猛的把屁股更是一连几下的往她花心直捣,并且顶住花心,屁股一左一右的来回旋转着,直转的张太太死去活来,浪水一阵阵的从子宫处溢流出来。

「嗳......洪老师......你要我死呀......快点抽......穴内痒死了......你真是...... 」

我不理她仍顶磨着她的阴核,她身体直打颤,四肢像龙虾般的蜷曲着,一个屁股猛的往上抛,显露出将至巅峰快感的样子,嘴中直喘着气,两支媚眼眯着,粉面一片通红。

「洪老师...... 你怎麽不快抽送...... 好不好...... 快点嘛...... 穴内好痒...... 嗳...... 不要顶...... 嗳哟...... 你又顶上来了...... 呀...... 不要...... 我要...... 」

像发足马力的风车,一张屁股不停的转动,要把屁股顶靠上来,把我全身紧紧的拥抱着。

「嗯...... 我...... 出来了...... 」

她层层壁肉一收一缩的,向我的鸡巴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她的子宫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

她阴精就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来,浇在我的龟头上,她的壁肉渐渐的把龟头包围了起来,只觉得烫烫的一阵好过,鸡巴被她的壁肉一包紧,差点也丢了出来,好在心中早有准备,不过可就失算了。

停了会,她泄完了,包围着我的壁肉也慢慢的又分开了,她喘口长长的气,张开眼睛望着我满足的笑着!

「洪老师,你真厉害,那麽快就把我弄了出来。」

「舒服吗?」

「嗯...... 刚才可丢太多了,头昏昏的!」

「张太太,你舒服了,我可还没呢,你看它还硬涨的难过。」

我说着又故意把鸡巴向前顶了两顶。

「坏...... 你坏...... 」

「我要坏,你才觉得舒服呀,是不是?」

我把嘴凑近她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去你的!」

她在我鸡巴上,捻了一把。

「哟,你那麽重,看我等一下怎麽修理你。」

「谁叫你乱说,你小心明天我去告你强奸!」

我听了不禁笑了起来,故意又把鸡巴向前顶了一下。

「骚货!」

她的屁股一扭。

「告我强奸?哼!我还要告你诱奸呢!」

「告我诱奸?」

「是呀,告你这骚蹄子,引诱我这处男成奸。」

「去你的,我引诱你,这话打那说?」

「打那说?你不想想你自己一个人时的那骚浪劲儿,好像一辈子都没挨过男人的鸡巴似的。」

「那又怎麽说引诱你?」

「你自己捻弄阴户的那股骚劲儿,我又不是柳下惠,谁看了都会想要的,害我忍不住跑了过来,这样不是引诱我?」

「我那丑样子,你都看见了?」

「你坏,偷看人家...... 」

我把嘴封上了她的,许久许久不分开,向她说︰

「张太太,我要开始了。」

「开始什麽?」

我以行动来代替回答,把屁股挺了两挺。

「好吗?」我问。

「骚!」

她自动把腿盘上我的屁股,我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来,每当我抽插一下,她就骚起来,配合着我的动作,益增情趣。

「哟!洪老师,你又...... 又把我浪出水来了...... 」

「你自己骚,不要都怪我!」

我继续着我的埋头苦干。

「喔...... 洪老师,这下...... 这下真好...... 干到上面去了...... 舒服...... 再用力点...... 」

慢慢的,她又开始低声的叫些淫浪的话来。

「张太太,你怎麽这麽骚啊?」

「都是你使我骚的, 死人...... 怎麽每下都顶到那粒...... 那样我会很快...... 又出来的...... 不...... 」

「张太太,怎麽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

「我那里晓得, 它要出来,又有...... 什麽办法...... 又流了...... 洪老师,你的鸡巴比我那个死鬼粗多了...... 你的龟头又大...... 每当你触到人家阴核...... 忍不住...... 要打颤...... 哟...... 你看这下...... 又触...... 触到了...... 喔...... 」

「鸡巴比张老师大,那功夫呢?」

「也是你...... 比他强...... 」

「对了,你怎麽这麽晚了还来洗澡?」

「他刚才...... 发疯了...... 」

「他发疯和你洗澡有什麽关系呢?」

「他说...... 什麽从...... 他朋友那拿了...... 什麽丸的...... 吃下可以不泄...... 把人家...... 整出了一身臭汗...... 嗳哟...... 这下真好......太舒服了...... 」

「把我逗起兴来...... 本想今晚...... 可以好好享受...... 谁知被我一夹, 他就...... 出来了...... 还说要干死我...... 我气的推开他...... 自己来...... 冲掉身上的腥气...... 」

「刚才就是得不到满足, 才自己弄...... 喔...... 轻点...... 他常常要逗人家...... 不答应就死皮赖脸的逗人家...... 逗得人家兴起...... 叫他弄久一点,可是他...... 那有你这麽好!」

「张太太,可能是你太凶了,张老师他受不了吧!」

「每两天才要一次呀, 这样会太凶?你不知道...... 我们隔壁的林太太她才凶呢,有一次她丢了,马上又要林先生...... 再来一次...... 而且每天都......要呢...... 」

女人就是这样的不知足,两天一次还不够......

女人祗知道图自己的舒服,她们以为她们的丈夫都是铁打金刚,在男女性交这方面,殊不知男的一次性交所花费的精神和体力是如何多!可是女人好像不把她丈夫整的死去活来,不罢休似的。

我就对着脸色不满的她说︰

「张太太,你以後如果要,可随时找我,我是随时奉陪的,祗是我担心不用一个礼拜,我恐怕也会像张先生那样了。」

她很不满的说︰

「听你一说,我们......女人每个......好像都是......吸血鬼似的......喔喔......这下......顶到我的小腹了......嗳哟......要死了......嗳......我好......好舒服......快嘛......快点嘛......重重的......重重的狠插我......喔...... 」

我的屁股并没有忘记要上下的抽插,狂捣、猛干,两手也不由自主的玩摸她的大乳房来。

「嗳哟...... 洪老师...... 轻点...... 」

她翻了个白眼给我,似有怨意。

「洪老师...... 下面快点嘛,你怎麽记得上面...... 就忘了下面呢......唔...... 」

张太太似奇痒难耐的说道。

我听她这麽说,连忙顶了顶,在她阴核上磨转着。

「不行...... 洪老师, 你要我的命呀...... 我要死了...... 你真行......真的要我的命...... 」

我又张口咬住她一支高大浑圆的乳房,连连的吸吮,由乳端开始吸吮起,吐退着,到达尖端浑圆的樱桃粒时,改用牙齿轻咬,每当她被我一轻咬,她就全身颤抖不休。

「啊...... 洪老师...... 啧啧...... 嗳哟...... 受不了了...... 我不敢了...... 饶了我吧...... 我不敢了...... 吃不消了...... 嗳哟...... 我...... 要我的命了...... 喔...... 」

她舒服的求饶着。

她架在我屁股上的两条腿更是用力紧紧的盘着,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我,我见她这种吃不消的神态,心里发出胜利的微笑。

因为在行动上,使出了胜利者扬威的报复手段来,屁股仍然用力的抽插,牙齿咬着她的乳头......

「啊...... 死了...... 」

她长吁了口气,玉门如涨潮似的浪水泊泊而至。

她的鸡巴顶着她的阴核,又是一阵揉、磨。

「嗳哟...... 啧啧...... 洪老师...... 你别磨...... 我受不了了......没命了...... 呀...... 我又要给你磨出来了...... 不行...... 你又磨......」

她的嘴叫个没停,身子是又扭摆又抖颤的,一身细肉无处不抖,玉洞淫水喷出如泉。

我问着满脸通红的她︰

「张太太,你舒服吗?」

她眼笑眉开的说︰

「舒服, 舒服死了...... 嗳哟...... 快点嘛...... 快点用力的干我......嗯...... 磨得我好美...... 你可把我干死了...... 干得我...... 洞身......没有一处...... 不舒服...... 嗳哟...... 今天我可...... 美死了呀...... 嗳哟...... 我要上天了...... 」

她叫声才落......

忽然,她全身起着强烈的颤抖,两支腿儿,一双手紧紧的圈住了我,两眼翻白,张大嘴喘着大气。我祗觉得有一股火热热的阴精,浇烫在我的龟头上,从她的子宫口一吸一吮的冒出来...... 她是完了。

她丢了後,壁肉又把我的龟头圈住了,一收一缩的,好像孩子吃奶似的吸吮着,包围着我火热的龟头。我再也忍不住这要命的舒畅了,我的屁股沟一酸,全身一麻,知道要出来了,连忙一阵狠干。

「张太太,夹紧...... 我也要丢了...... 喔...... 」

话还没说完,就射在她还在收缩的子宫口,她经我阳精一浇,不禁又是欢呼︰

「啊...... 烫...... 你的好美...... 」

我压在她的身上细细领着那份余味,好久好久,鸡巴才软了下去溜出她的洞口,阴阳精和浪水慢慢的溢了出来......

我就对着满脸春色的她说︰

「张太太,谢谢你!」

「我也谢谢你!」

张太太也娇软的说。

「咦?怎麽了,泄气了?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把人家整的死去活来的,现在不神气了?」

她看着我那软叮当的鸡巴,朝它轻轻打了一下,说︰

「骚货!」

X  X  X

时间过得倒是飞快,一个学期就这麽过去了,接着是寒假的来到,台北的舅妈写信来要我去她家住一个月。

自大学毕业後,已有两三年没再去台北了,对这个住了十年的都市,我有一份怀念。

尤其是表妹-美龄。

写了封信给表妹叫她来台北车站接我,当我步下车後,表妹一看到我马上就跑了过来︰

「表哥...... 」

「美龄...... 」

初见面我们表兄妹倒是说不出话来,这时的表妹长得亭亭玉立,不再是三年前的幼稚样,真是女大十八变。

「美龄,你长得更漂亮了。」

和她并着肩走过天桥,向车站的出口走去。

「怎麽一见面就拍马屁?」

美龄调皮的说着。

她的调皮过了三年还是没改,一张嘴就专会讽刺人。

「哈哈!你这一张嘴,等下我告诉舅妈,叫她把你缝起来,叫你不会再嚼舌根。」

我笑着对她说。

「别抬出你的宝贝舅妈,我才不怕她呢,怎麽样,要走路回去还是我们叫辆计程车?」

走出了车站,表妹侧着头问道。

「这我倒是没意见,客随主便嘛!」

我无所谓的说着。

我望着车站前的中山北路,来来往往的行人,络驿不绝的汽车,我直觉得台北比三年前更热闹了。

「还是叫计程车吧,等下回家後,你又要告诉你的宝贝舅妈了,说我待慢了我们的贵宾呢。」

她自顾自的说着,也不再徵求我的同意,她就随手招了一辆计程车,直驰到南京东路的寓所。

吃过晚饭後,我向表妹提出︰

「美龄,到植物园去好吗?」

「好啊!」

表妹爽快的回答。

我搂着她,两人散步在台北街头。

「嗯...... 」

两人互相搂抱着到了植物园,植物园的树木花草又多又大,就是白天在树下阳光也射不进来,何况晚上的这时呢?

植物园内一片漆黑,在那浓密的树下,可以略看到正有一对对的男女,在那边做着不好见人的事儿......

和美龄两人拣了个浓密黑暗,不易为人发现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我立刻迫不及待的将她一把抱住,再合上她的嘴唇,一手解开她背後的衣扣,一手顺着她洁白细嫩而滑溜的背部,慢慢的滑了下去,直到了她那圆润浑肥的屁股。

「表哥...... 不...... 」

她一面挣扎着躲避我的攻势。

美龄不断的作象徵性的抗拒。

「嗯...... 不要嘛...... 」

在她不注意时,我又巧妙的解开了她的奶罩,带子一松,整个奶罩掉了下来,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祗是光线太暗了,未能看清那顶端的红樱桃粒。

「表哥...... 你...... 你坏死了...... 」

她用手无力地 着我,一面又要去重新戴好奶罩,我那容得她,把头一低埋在她那两个柔软的乳间,张着嘴含住了一个乳头,在乳头周围吮着,或轻轻咬着乳头,往後拔起......

「表哥...... 哼...... 你别咬...... 」

她不由的颤抖着,我把她压在草地上,她的手将我紧紧的抱住,一张脸火烫的靠紧我。

「表哥...... 把嘴张开...... 我受不了了...... 表哥...... 不行......我下面...... 流水...... 」

「下面怎麽了,我看看!」

我说着就伸出了一支手来抄起美龄的裙子,往她那紧紧的三角裤摸索进入,我祗觉得隆高的阴户上长着密的阴毛,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整个隆高的阴户就像一支刚出笼的包子,我一双手不时的在那隆起的肉户上抚按,兼或细拔她的阴毛。

「表哥...... 不行...... 你把手指插进去...... 」

她欲仙欲死的说着,轻摆着她肥嫩的屁股。

我听她这一说,又把手指插入她的阴户内,往那阴核一按一捏,又把嘴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吸、微微咬。立即的那粒小小的乳头又挺硬了起来,我乾脆又把她薄妙似的三角裤也脱了下来,在那隆高的阴户上游移行走。

有时好像小蚁爬行,有时察如细蛇蠕动,接着那不老实的手指又插入了阴道,捣呀、弄呀、掏呀!直弄得表妹整个身体抖颤不已,她整个肥大浑圆的屁股挺着,凑合着我手指的攻势。

「表哥...... 痒死...... 里面...... 」

「要不要我替你搔搔痒。」

「嗯...... 要嘛...... 快,我要嘛...... 」

她说着就伸出手来拉开我西装裤子的拉链,再由内裤掏出我那根早已涨大的宝贝来。

我把鸡巴在她的阴唇上磨擦着,只惹得她娇声啼泣不已......

「表哥...... 快点嘛...... 把你那个塞进去...... 」

整个龟头齐根而没,她祗觉下面的小洞一下子充实,不自禁的发出欢畅舒服的的哼声。

「喔...... 好舒服...... 」

她满足的叫着。

表妹被我这麽一下子的猛插猛入,真是欲仙欲死,也由於她淫浪的叫声,更使得我的欲情更为高涨。我毫无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一味的猛插猛入,直入得她上身直挺,玉首一阵乱摇。妈的,屁股转得快、扭得急,我的鸡巴也更合着她的迎凑,犹如一根铁棒,也犹如条小鳗鱼直往深处钻......

渐渐的,我一根肉棒已麻木没知觉了,阴唇内好像有股热流在冲激......

「表哥...... 」

表妹躺卧在我的臂弯里,轻抚着我的面颊,无限柔情的说︰

「嗯...... 」

「辛苦吗?你!」

「才不辛苦呢,舒服死了。」

我轻轻的揉着她的乳房。

「不...... 不要...... 快点回家,别让妈等着。」

表妹说着由草地上爬起来,我们两人穿戴整齐後,我就拥着表妹,向着植物园的大门走去。

「美龄,你看!」

我指着在一处树荫下的黑暗处,叫表妹看。

她看了,不屑的啊了一声,把头低垂下来应声︰

「嗯...... 」

「他们和我们刚才一样。」

原来在那树荫黑暗处,也正有一对爱人,在那边做刚才我和表妹做的动作,那女的呻吟娇啼声,隐隐的从那树丛传出来,使我不禁跌入刚才和表妹疯狂的梦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