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问情】【作者:老玉米】 - 长篇小说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影视

【内容简介】  一个人想颓废,那就让他进入温柔乡。这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也是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有纯情,有孽恋,还有伦理。毫不夸张的故事,让你的泪水和体液一起流淌。  本书公告: 无奈的yy是yy的最高级。现实的yy带动的不仅是你的激情,还有你的心颤。只勾起你的欲望的三级小说,三级得让你鼻血直流。  第一卷 青涩欲望  引子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可能是正确的,我可能要认为,男人全是为了女人。  走过半生,一事无成。女人到是见过,只好见什么写什么,女人的风景,乱七八糟,彩色缤纷,诱惑你的冲动。就为了下头爽一下,用尽心机,男人真贱,贱的比菜市场的烂菜梆子都便宜。男人就是难。  别他妈瞎说了,洗洗睡吧。  没他妈女人睡得着吗?  睡不着也得睡,做梦吧。  准备好纸,别遗了。  遗就遗吧,多了也没用。  妞那儿也闲着,你去用呀。  废话,有妞就他妈不用纸了。  妞那多软,多有层次。  要层次,卫生纸层次比妞还多。  操,有妞的软吗?  没有,那要层次干吗?  感觉。  感觉去打台球,进洞的感觉多强烈。  没质感。  那就抹点滑石粉。  没涩感。  出汗了你就有了。  那就没快感了。  就你丫的麻烦,零碎。  1、网上惹情  我是一个农民子弟,有着浓重的农民基因,即使到了北京这座大城市,骨子里还是没有被都市的风给染上多少,第一感觉就是这里的东西太贵了,这里没有我住的地方,可北京的女人太美了,看着自己的家伙就翘起来,直愣愣地想寻找一个目标,可是目标都太高了,找了不知多久,还是瞄不了准。  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人在网上尽情地撒欢,不管男女,都可以随便的发情犯骚,还可以不见面就结个婚玩,甚至还可以来个舒服舒服下面。  饱暖思欲,我是农民也不例外,吃饱了,不去健身房,在床上运动是最经济实惠的,舒服了自己,也舒服了别人,一举两得,如果真的好了,趁机还可以搞个媳妇,就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了解了。  农民的基因很醇厚,专一又多情,专一是对土地的专一,多情是不仅要种小麦,谷子和玉米也不能少,还有蔬菜和豆角,这都是生活不可或缺的,女人当然就是自己炕上的灵光,看着光溜溜的在自己的眼前,哪里还顾得上地里的庄稼?  我的故事开始了,要从网上说起,隐私给你看,不是白看,看了要想想自己,网上的情缘可能让人一辈子眩晕,也可能让你看见真实的自己。  我打开笔记本,一个陌生的人就加入了我的好友里,没几句就直接进入正题,在我这个老互联网的电脑里,我只有“嘿嘿”笑着,我从来还没有这样笑过,可是这次却让我真的笑了。  这个叫做惹人的慧慧的女孩上来就吊我,真把我当做菜鸟了。这年头很多,但白给的少,和天上掉馅饼一样的比例,我从来不相信一个美女主动找上门来,让你睡,还是免费的。  但她的照片还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清纯中带着些许,尤其是波涛汹涌的,让人看不见任何风景,只有一条山谷,深不见底,想看却遮住半边。  约好了地点和时间,我到真相会会这个慧慧。  地安门,人山人海,一眼就看见一个nai子都流出来的小女孩。  “你在哪儿?”我拨打了她的手机,就看见看见nai子都流出来的小女孩取出电话,更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我想看看他到底耍什么花招,就说:“我在堵车,你稍等一会。”  不一会儿我就看见一个花格子慢慢地走近了她。我心想,给我上套,老子干事都嫌麻烦,还上套?就打了电话:“你站在路边那个垃圾桶旁,我马上过来。”  开到小女孩身旁,打开车门说:“美女,还不上车”美女上车,在说话时,已经在10公里以外,让花格子见鬼去吧。  我不是色鬼,可是我不愿意被人整蛊,泡妞正常,泡妞被人整蛊了就太失败了。  我说:“你真漂亮,还年轻,你流出的白花花的是什么肉,让人流口水。”  看见这个小女孩我就知道她是玩仙人跳的,说的话就流里流气了。感觉自己像个流氓。  nai子流出来的小女孩说:“讨厌。”我说:“我晚上不用吃饭了,你吃什么?”nai子流出来的小女孩说:“为什么,我吃川菜。”我说:“我就吃你,你的秀色。”  nai子流出来的小女孩撇撇嘴,眉毛网上一跳,说:“你还想什么?”  我说:“没想什么,你紧张了?是不是花格子没跟来。”小女孩叹口气,根本就没有当回事,笑着说:“你知道?”  这个小女孩真的一点都不慌张,被人点破了局还这样镇静,真的让我不得不佩服。  “我当然知道,你怎么不紧张?”小女孩把nai子掩了掩,说:“我紧张什么,你愿意请我吃饭,我愿意让你吃豆腐。”  小女孩的大剌剌,让我很吃惊,既然已经把自己扮成流氓,那就流氓到底,说不准哪会儿我还是被她给陷进去。就笑着说:“那我先吃一下好吗?”  没想到小女孩根本就不在乎,把个ru房就漏出来,笑着说:“吃吧!”  2、勾女小惠  一个白花花的nai子就在嘴边,红红的ru头像个草莓色的点缀,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味道不错,没下毒。”老二立刻就竖了起来。虽然是开着车,可是一个小手顺势就摸了过来。  美女说:“注意开车,我就喜欢你的直接,其实我更喜欢你的智慧。”  我还***有智慧?我自己对自己的智商倒是不怀疑,可是我对自己今天的调皮却后悔。千万可别第一次想点事情就给办进去,那我一生的清誉可就毁在一念之差了。  我说:“为什么?”美女说:“开始干这一行已经一个月了,别人都没摸过我的nai子,还让我们给敲了,你是个例外。”  小女孩还真实在,毫不掩饰自己曾经干什么,或者即将干什么,这让我不得不加了小心。  我说:“你不怕我告发你”美女说:“有什么可怕的?说不准警察也想摸,我给他摸一下,我就又回来了,也没损失。”  我说:“那么说你不是卖的?”  美女说:“谁他妈卖了,我也是玩智慧的。”  听她也是玩智慧,我忍不住笑了,说:“这单买卖吃亏了吧。”  美女说:“看你怎么表现了,吃一顿饭也就赚了。”我说:“不怕我把你卖了。”美女说:“卖就卖吧,反正都是你们男人,在哪都是卖。”  北京的交通在下班的时候糟糕的很,堵车的空档,我就伸手摸向了白白的根儿,往里一探,我的手被挡了一下。  沟沟壑壑的褶皱中间的正是靶心,蝉翼般的薄,又是胶皮劲儿得韧性,让我的手欲罢不能却小心翼翼。  总不至于一个手指就要完成这么神圣的动作,还是留着吧。  我说:“你是处女?不是做的吧。”  美女笑得很妩媚,说:“谁***做了,我只让他们插到一半,就那个花格子。”  我还真佩服起花格子了,说:“他受的了吗?”  美女说:“我用nai子,有一次,他的玩意都把我的nai子磨破了,你看,这还有伤痕呢。”  我说:“那我也是一半了。”美女说:“当然,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坏笑着说:“用嘴可以吧。”美女说:“亲嘴可以,亲你那玩意,我不干。”  金山城,要了个包间。外面很杂,声音燥得像菜市场。  我说:“你还真迷人,我有点喜欢你了。”  美女不耐烦地说:“别废话,拿开你的手,痒死人了,服务员,来个鸳鸯锅。”  胡乱点了些菜,美女说:“就这些了,快点上。”服务员走了,只剩下美女。美女说:“你那难受了吧,你们男人就是贱,骗你们我就开心。”  小女孩的幸灾乐祸让我再一次吃惊,太不掩饰自己的思想了,我说:“你让男人伤透了心了吧,否则怎么是个虐带狂。”  美女说:“我喜欢看男人干不着着急的样子,有一次一个男人家伙还没掏出来就流出来了,我抓着那玩意,花格子就来了,你说好不好笑,弄了我一手,敲了他五千,不过他也赚了,摸得我nai子好痛,还摸了我的下面。”  我上前就拉着她的手说:“你就不湿?”美女说:“湿了,当时我都想让他插了,可我忍住了,那家伙舔得我受不了了。”  我就笑了,美女接着说:“他看见我还未开苞,那舌头就直接攻击我的那膜,都进去了半截舌头。”我说:“你叫什么名字?”美女说:“你就叫我小惠,你叫什么?”我说:“叫我超哥。”美女说:“超哥,菜来了,吃吧,我饿了。”  3、半截爷们儿  饭吃得狼吞虎咽,看着火锅不停地翻滚,我笑着说:“你要是就着火锅吃我的家伙,是什么滋味儿?”  我在想象着这个红唇里真的沾着辣椒油舔着,一定会比那个半截爷们儿幸福。  小惠摸了一下,说:“那你就把那玩意放到油锅里涮一下,我就吃。我吃过火锅驴圣,还真的没有吃过人的。”  “去你大爷的,我只能到你那里涮锅,在火锅里涮一下就熟了。”  吃完饭,美女说:“我们去哪?”我说:“你喜欢热闹还是肃静?”美女说:“今天我想静一下,每天都闹。”  我说:“去我办公室吧,喝喝我的功夫茶,还有音乐。”  美女说:“有没有床?”  我说:“让你失望。”  办公室肃静的很,我取出光盘盒说:“听什么音乐?”美女说:“安静一点的。”  我说:“我的美女,你让我肃然起敬。”美女很诧异:“为什么?”我说:“我终于看见你的洁净。”  美女笑了笑,摸了我一下说:“你没看见我给你摸那玩意。”我说:“先别摸了,听会儿音乐,就月光吧,吉他曲。”美女应了一声就坐下了。  “你是哪儿人?”  小慧说:“四川,出美女的地方。”我摸了一下她的胳膊,笑着说:“也是,就这皮肤,也只有四川才能有。”  小慧毫不含糊地说:“还有nai子,听他们说,川妹子的nai子最柔软。”我说:“我没听说过,谁告诉你的,又是那个男人摸了你说的。”  我又不正经了。  小慧说:“不说这些了,你的茶还真有味。”我说:“这是一级铁观音,一斤就3000多元。”小慧说:“这不是喝金子吗?”  我就笑着说:“是金子,但不是。”  小慧显得很开心,一点也没有尴尬的情绪,在屋里就四处看个不停。  我说:“什么时候来的北京?”小慧说:“不愿想,忘了。”  我说:“你年龄不大。”小慧说:“我才19。”我说:“年轻着呢,我可以做你的叔叔了。”  小慧笑着说:“那我就叫你叔叔了。”说着,就贴过来。柔软的nai子就挨着我的嘴边。我轻轻的碰了一下,那小草莓就轻轻的跳了出来。  小慧亲我了一口,就立刻又坐回原处,笑着说:“叔叔,你叫我喝茶,说点什么?”我说:“你想听什么?”小慧说:“听点正经的,乱七八糟的听的太多了。”  看见小慧安静地坐在那里,我变得正经起来,说:“好呀,那方面的?”小慧幽幽地说:“你说女人可以相信男人吗?”  我一听差一点笑过去,说:“这个问题太复杂,但是可以回答,就是不完全。”  小慧喝了一杯茶,仰着头说:“为什么?”我摸着小慧的手说:“你的手别老蹭我,说正经的就不要往下三路招呼。”  小慧笑着说:“不是故意的,如果你能说正经的,我就可以正经的招呼你,如果你能忍受不正经的还说正经的,我就佩服你。”  我说:“这倒是个难题,好,我说正经的,你为什么不好好的找一份工作?”小慧说:“这不是好的工作吗?你怎么出水了?还有点粘。”  我拨开她的手,说:“你这样弄,能不出水,你舔一舔,味道肯定很好。”  小慧说:“我从来没舔过,嗯,味道还可以忍受,他好大呀。”我说:“不正经了。”小慧说:“你正经的说呀,我可以不正经。”  我真的调皮了,面对这样的女孩,是个男人就受不了,更何况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女人,就笑着说:“那我们先不正经吧,然后再说正经的。”  我就浑了起来,色迷迷地摸着小慧的ru房说:“它可真大。不是小馒头,是个大倭瓜。”小慧说:“你的也很大。”我说:“我看到你那个圈圈了,你真是处女。”  我对小惠的来了兴趣,好像不止是我,每个男人都会有兴趣,如果真的没有那个圈圈,我可能就少了很多麻烦。  小慧掰开我的手说:“当然,别瞎摸,只能到圈圈哪儿。”我说:“好嘞,舒服吗?”小慧笑着说:“还可以,就是不解劲。”我说:“那我就深一点。”  小慧四处摸了一下就说:“不行,我的手机呢?”  我得意地说:“你一定在纳闷,你的那个半截爷们没来电话,我早就趁你不注意给你关机了。”  小慧整理了一下衣服,掩上了ru房说:“你真够坏的。”  我说:“那也没你坏,就想着骗我。”小慧说:“这不没骗成,还白饶你半截。”我说:“我可不希望半截。”就使劲往里伸。  小慧有些抗拒着,哀求着说:“唉,唉,你别再使劲了,快进去了。”我说:“就是要进去。”小慧严肃地说:“那我就告你去。”  我“嘻嘻”地笑着,说:“告我?”小慧说:“没错。”我说:“那就告去吧。”就一使劲儿全进去了。”小慧说:“唉吆,疼死我了,你真全进去了。”我说:“舒服吧。”小慧就直叫疼,我就安慰说:“一会就舒服了。”  流氓没有商标,我不是流氓,此时做着流氓的事情,心里一点也没有愧疚感。  这层层叠叠的山峦用手指和用真家伙绝对不一样的感觉,指甲上的肉已经钙化,是硬碰硬,当圆圆的头慢慢摊开百叶窗的时候,才发现如河蚌一样的拥挤是何等的滋润。  如醉如痴,恨不得一条缝隙一条缝隙的探寻,把每条沟壑里的水斗挤出来,再慢慢地合上。  我顺着沟壑一条条逡巡着,像个和平时期的战士,没有战事,自然就悠闲,慢条斯理地不小心就到了门口,柴门还有些抗拒,弹性的让我几次都无功而返,但这更加激发了我的斗志,刺刀上枪,毫不留情地刺过去。  “哎呀”一声,小惠脸上流下泪来。  小慧就呻吟着,渐渐地没有了抗拒。我说:“舒服了吧。”小慧好半天不说话,脸上做着奇怪的表情:“没有,就不舒服。”  我说:“那怎么不说话了?”小慧的回答让我太吃惊了,“我在想如何搞你。”  我说:“想搞我?想如何搞我之前就先想享受吧。”我就使上了劲儿。”小慧就皱着眉头说:“别太使劲了,……再使点劲,唉,对。”我说:“到底是用劲还是不用,不过你真棒,你那个半截爷们真***没福气。”  4、沙发杀人犯  在沙发上,凝脂的ru房紧贴在我的胸口。小慧竟然是笑着脸,我看了一下沙发就说:“你真是第一次?”  小慧说:“你还感觉不出来,人家可是第一次。”我严肃地说:“要我负责吗?”  小慧说:“你自己感觉吧,我可不强迫你,再说你也没什么好的让我一下子就爱上你。”我说:“这主要是你的选择,你还愿意回到花格子那儿?”  小慧说:“一开始我就没有想在他那干,主要是没有办法。”  我笑着说:“这就赖上我了。”小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脸上没有表情,说:“这是你自己想的,我可没说,就我这条件,出去买,一个月就能开个小卖店,反正已经被你干了。”  我嬉皮笑脸地说:“那你就去买吧,过几天我再干小卖店老板娘。”小慧就敲打着我的胸膛说:“你缺德吧。”  一趟粉拳伴着跳动的小白兔就打过来。我毫不迟疑的覆上新包的鸡头肉,的红唇的也轻轻的叼住。我说:“要卖你去卖,只不过我全买了。”小慧说:“讨厌,是男人我都卖,就不卖给你。”我说:“你说的,那我就撒手了。”  离开柔软的ru房,在这寂静的夜里,还真有点舍不得。可是,一个柔软的巧舌如同蝮蛇般从胸口游着,逐渐游向我的敏感,我喜欢这种享受,那条蛇一点也不老实,游曳完我光滑的圆头又向生命的火山口钻去。  我无暇顾及眼前的美景,浑圆柔软的ru房,一个19岁的健美的嫩得出水躯体,翘臀、细腰及的项颈曲线。我静静地享受着温暖的环境,如鱼在水中,游呀游,……跳龙门了。  我说:“好吃吗?”小慧说:“都射了一次,还这样多。”我说:“遇见你,不多都不成,潜能全都调动起来了,全咽下去了?”小慧就嗯了一声。我说:“你这个杀人犯。”  小慧说:“我要是杀人犯就再宰杀我一次吧。”  已经不能再软了,可是溪水早已经潺潺,轻轻的挤进去,就如在伤口上轻轻的贴上洁白的棉花。柔软贴着柔软,静静地,我不想动,就希望这样软下去。  小慧说:“它又硬了。”我就“嗯”了一声,我不愿意说话,多年的想像在这一刻实现,如鱼得水,我不想,想的只是这一刻的欢愉。  小慧说:“它又跳了。”我就又“嗯”了一声。我不喜欢金戈铁马,我喜欢如脉搏的生命感。就让它自己跳吧。让它自己释放自己,何需借助外力。  小慧趴在我身上,软软的没有力气。”我说:“我开始喜欢你了,我能帮助你什么?”  小慧说:“大色狼,别来这一套,有人早就用过了。”  我说:“我是真诚的,你看我像骗子吗?”小慧说:“骗子也不会写在脸上,我知道和你在一起很高兴就足够了。”  我说:“你还是个孩子,不应该这样世故。”  小慧坐起身来,笑着说:“我是孩子,你还干我,还不惜香怜玉,还干得我死去活来?”  我装作很无辜的样子,说:“这是两码事,我觉得你应该去上学。”小慧竟露出天真的笑容,说:“好呀,你给我出学费,你管我吃住。”我说:“没问题,就怕你收不回心。”  小慧脸上立刻又显出惆怅,无奈地说:“我还有心吗?”我说:“不仅有,还是一颗善良的心。”  小慧的眼里闪着泪花,没有脂粉的脸庞毫无表情。月光斜斜照进来,音乐也很有曲调。我发现我开始有些喜欢这张还没有被风尘沾染的脸。一阵电话铃响,小慧就四处寻找手机,看着我接起电话,就笑了。  5、以前是什么样?  我接起电话就说:“王峰,这么晚了,就不想让人肃静一会儿?”王峰说:“你小子身边肯定有女孩子,又花花了,该收一些了。”  我说:“纯属偶然。”王峰说:“每次都是偶然,偶然串成了串,就不是偶然了。”我说:“快说吧,什么事情?”  王峰说:“你下班早,我放在你办公桌上的上市计划,快看一下,我去美国还要用。”  走到办公桌旁,看了看说:“我知道了,明天就看。”王峰说:“还要提意见,主要是美国的投资管理公司的选择。”  我说:“美国的这些公司不都调查过了吗?”王峰说:“可是你在这方面有经验。”我说:“静菡给我说过了,我已经和吴琛通过话,他说这些公司都有能力完成IPO。”  王峰说:“不管你了,明天晚上我就要你的意见。”  放下电话,小慧就搂着我的腰说:“这里真是你的办公室。”我说:“当然,你看这就是刚才电话里说的文件。”  小慧看了看,笑着说:“我也看不懂,不过我相信你了。”我笑着说:“你不要把自己先划到风尘里,你还清纯,只不过干了几件不愿意干的事情。”  小慧风尘中还是透着嫩稚脸显得很无奈,恨恨地说:“可是一想到那些事情就觉得恶心。”我揽着小慧的腰,笑着说:“那就不想,听我的话,好好找份工作吧,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给你介绍一份。”  小慧说:“你不如直接说做你的二nai呢。”  我说:“我还没有结婚,怎么是二nai,要是也是大nai。”  小慧有些吃惊,就问:“你还没有结婚,是不是太挑剔了?”我笑着说:“主要是没有遇上你,现在我已经想结婚了。”  小慧撇撇嘴,笑着说:“你就骗我吧,不过,我也很高兴。”  我说:“骗你你就高兴,真是受骗狂。”小慧说:“至少你现在还没有骗我,你的名字是真实的,不像那些男人,一说自己的名字就叫楚留香,你的办公室也是真实的,也不是一些男人专为骗女孩子准备的房子,看见我你高兴也是真实的,你刚才的神态已经表现出来了。”  我拉着小慧的手,第一次正式审视着这个女孩。”我说:“没想到你很仔细,也很聪明,我更喜欢你了。”  小慧说:“我喜欢你的直爽和真实,因为我见过太多的虚假,全是假的,就连我的爸爸都是假的。”我笑着说:“爸爸可是假不得,要不就不知道姓什么了。”  小慧笑了一下,说:“你倒是很幽默,也很会讨女孩子喜欢。”我亲了一下小慧的脸蛋儿,柔柔地说:“这辈子就是不会欺负小女孩。”  小慧猛地挣脱开我,严肃地说:“你不会欺负女孩子,刚才干什么来?”我笑着说:“那是爱你。”  小慧又拉着我的手说:“你怎么讲瞎话连草稿都不用打?”我说:“看见你的脸,我就有了文章,还用什么草稿?”小慧就笑了,笑得花枝乱颤。  我说:“你笑什么?”小慧说:“我笑你演戏一定能够获得奥斯卡奖,就像是真的。”我说:“就是真的,时间可以说明一切。”  小慧说:“我相信你,就算你是演戏,我也喜欢,还没有一个男人这样给我演戏呢。”我笑着说:“那我们就先演着,然后就假戏成真。”  小慧上前搂着我的脖子,将脸挨得紧紧的。  小慧说:“讲讲你自己吧,我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人。”  我说:“我是男人,首先,面对你这样一个美女毫无抵抗力的男人,我20岁闯北京,混到现在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小慧有些羡慕地说:“这样还不好,一个老板,我要是要这样就满足了。”  我说:“我也满足,只不过人的是无限的,有了一百万就想一千万,没有尽头。”  小慧说:“我可不想那样,我要是有了钱就在海边买所房子,天天看海,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生个孩子,我就想这些。”  我说:“你还小,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是这样的想法,开始谁不想这样,到最后就身不由己。”  小慧说:“你以前是什么样子?”  面对一个美如花的女孩,我鬼使神差般的回忆起只属于自己的过去。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高中学生,标标准准的农民。  6、农民最缺钱  农民最缺的是什么?  钱。  上学是需要花钱的,我的高中生涯已经把家里的钱花了底儿掉,父亲的口袋里再也找不出一毛,妈妈也只有眼泪。我只能躺在炕上听着他们对我的人生抉择。  “白花钱,还是不要念了。”父亲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点颤。  “可是孩子还小,不念书以后怎么办?”母亲是爱儿子的。  我不喜欢听吵架,窝在被窝里哭了很久,哭着睡着了,哭着醒了。醒的时候,我点燃了平生自己的第一支烟,那是家里待客用的。我决定休学,我不想让爸爸妈妈为我吵架,我的学校少了一个学生,我多了一个职业:农民。  我做了农民,可是我还想着我的爱情。  我喜欢紫涵,在我们的小城镇,这个名字非常高雅,可是我更喜欢这个人。  紫涵很吃惊,说:“为什么休学?”我说:“不为什么。”  紫涵说:“我可以偷我爸的钱,咱俩花。”  我苦笑着说:“虽然是钱的问题,但是我不是钱的问题。”  紫涵有些诧异,摇着我的手说:“到底是什么问题?”我说:“我不知道,我还没有考虑,只是觉得我应该长大了。”紫涵说:“你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  我说:“你求老师给我保留学籍,今年我会考的。”  在高原上的沙滩本身就一道风景,在这道风景上,我背过英语单词,我背过女孩子,我撒过尿,我小息过,我迷恋过。  小的城镇和大城市不一样,小的城镇有着大城市的生活方式,上班,下班,还有大城市没有的田园特色。即使步行,几分钟就走到田间,如果你不挑剔,随手就可以摘下一根黄瓜,在衣袖上擦擦,放在口中就是美味。小城镇的男女不像大城市的那么现实,他们纯洁得就像顶花带刺的黄瓜,每一口都是凉爽的。高中的男孩和女孩都已经成熟了,虽然还顶着花,虽然还带着刺儿。  紫涵说:“我还想看看你的那个玩意。”我有些不情愿地说:“都看过一次了。”紫涵说:“还要看,你看过我很多次,我只看过你一次。”  我说:“你还摸过我呢,我只是看。”紫涵说:“你要让我看,我就让你摸。”  小女孩的手是柔软的,小男孩的是硬硬的。最让我吃惊的是她要吃我。紫涵说:“我想吃他,我看见妈妈吃爸爸来。”  我说:“你真流氓。”  舌尖是柔软的,牙齿是硬硬的。很生涩,我的手摸着这个刚刚发育良好的ru房,我心颤了一下,我的就颤了一下,火山就爆发了。我长大了。  可是我知道,这个城镇的女孩不属于我,因为我的户口已经让我们天各一方,她是城里人,我是老农民,在这个偏远的山村,从来还没有人夸过这道坎。  就在那一刻,我有了决定:我还是要高考! 全文本大小:1641564 字节 @荷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