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悦女吴县】【作者:老胡图】【珍藏未删全本】 - 长篇小说四房播播_色色五月天_色播五月天_深爱五月天_婷婷五月天_仙人谷

【内容简介】  众女环绕,阅女无限,女人们帮主角发展起来一个商业帝国,“让自己老婆帮自己看家,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么?”  身边的女人越多,主角的事业越是稳步发展,生活真美好。  第001章 深夜偶遇的孤女  吴县要进城上大学了!年仅二十岁的吴县,身高有一米八五,瘦瘦的,皮肤有点黑,脸上总是带着一种莫名的笑,似乎天生如此,嘴角微微上翘,眉毛是那种又粗又黑的类型,脸上没有明显的缺陷,说是帅哥嘛,好象欠缺一点,说是难看,也算不上,就是一般吧。  父亲吴义,在他们家乡吴县,算是一个很会投机的成功商人了,仗着自己混出来的人际关系,居然弄了个大厂子出来,但是,去年因出去谈业务时,遇了车祸,不幸身故,留下了吴县与母亲梁芳二人艰难度日,说是艰难,其实,二人的日常生活倒是不愁,虽然厂子因为吴义的死,而换了主人,可是,吴义给梁芳和吴县,却是每人存了二千万的生活费,这些都是吴义的私人财产,而且,吴义死前,给自己买了赔偿额高达一千万的身故保险,结果算下来,吴义与母亲,现在也有五千万的身价。  进城上学,自然不可能住在大学内,吴县的母亲托亲戚给吴县租了一个四室两厅的住宅楼,在学院新区里面,离学院很近,学院的大门,跟学院新区的大门,算是斜对门。  在L城学院里面,吴县读的是政治系,今天吴县已经在这所学院里呆了两个月了,时间已是晚秋,天气不凉不热,下了晚自习的吴县,独自一人走回住处。同学们一般都是住在学院内部,所以没有人跟他来住。  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吴县哼着不知名字的流行歌,大步来到学院新区的大门前,忽然,借着路灯微弱的光,吴县发现,在大门的右侧,居然,似乎,有一个人影儿,蹲在那里,吴县有些纳闷儿,都晚上十点多了,这人在这里做什么?乞丐?也不会呆在大门旁边啊。  吴县慢慢走近,心里其实还有一些发怵,毕竟自己一个人,如果遇到的是坏人,总有些不便。走近之后,才发现,这人的头发较长,女的?吴县心里的恐惧退去,走到那人身旁,问道:“喂,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人影儿似乎一哆嗦,抬起头来,看到吴县只是一个人,而且是个面目不怎么有害的男孩儿,才轻声说道:“我离家出走,不敢回家,只好……呆在这里。”  声音圆润,倒是很好听。  “离家出走?你……一个小女孩,离家干什么?”  吴县倒也是一幅热心肠,“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想回家。”  女孩儿的声音,似乎很坚定。  “那……你一个女孩儿家,总不能在这里呆一晚吧。”  吴县的好心泛滥起来,“要不,你跟我去住一晚吧。”  “跟你……住一晚?”  女孩儿似乎在沉吟,“你是好人么?”  “我?当然是好人了,我是L城学院的学生,你就放心好了。”  说着话,吴县还将自己的胸牌凑到女孩面前,让她看看。  “哦,是学生啊。你家里还有其他人么?”  女孩怯怯地问道,“我去你那里住的话,你可不能……嗯,不能欺负我。”  女孩一幅小心谨慎的样子。  “至于嘛,我只是担心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罢了。没有别的想法,你放心吧。我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只是我自己住,你去的话,倒是真的有空房间。”  吴县解释得很清楚。  “那……”  女孩又沉吟了一下,“好吧,你住的地方,远不远?”  “就在这个小区里面,很近的,跟我来吧。”  吴县当先就走,女孩站起身来,怯怯地跟在吴县的后面,吴县也忍不住回头打量一下女孩,发现她的身高居然有一米七的样子,走路的姿势,如春风摆柳,非常好看。吴县不由地想入非非起来,不过,他刚才很努力地去研究人家女孩的脸了,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当时的路灯,光线太暗,真的没看清楚,想到一会儿到了自己的住处,自然能看清楚,也就不再懊悔,大步往前走去。  跟在吴县身后的女孩,此时也在打量着吴县,发现这个男孩,高高瘦瘦的,身上穿的衣服,是一套运动服,蓝色带白线的那种,而且好象还是阿迪达斯,难道真的是名牌?看质料,不象是地摊货,男孩走路的样子,有些摇晃,样子不怎么讨厌,最重要的是,男孩似乎心肠挺好,这是最让女孩放心的地方。很快到了吴县住的A区三号楼,进入楼道的时候,里面有些黑,女孩的心里一阵发紧,有些害怕地看着前面的男孩,生怕这个男孩对自己不规矩。可等了半天,却见男孩直接往二楼走去,根本就没回头。女孩子放下心来,紧跟着走了上去。  吴县打开房门,对女孩道:“这就是我租的房子了,请进来吧。”  吴县当先进房,换上拖鞋,女孩见状,也连忙换上拖鞋。  “你自己一个人,租这么大的房子?”  女孩的声音里,有些疑惑。  “是啊,”  吴县答道,这时,吴县在灯光下,才清晰地看到了女孩的模样,只见女孩的皮肤很白,穿着白色带黑花的边衣裙,一对圆圆的眼睛,眉毛很弯,倒真是一幅美人坯子,胸前高高鼓起,梳着剪发,整个人,给人一种明快的感觉。  “你倒是挺漂亮的啊。”  吴县打量了半天,说道。  “啊,你……”  女孩有些紧张,“你什么意思?”  “嗯,没什么,我只是说,你挺漂亮啊。”  吴县的嘴角挑起,鼻间闻到了股淡淡的香味,又吸了一下鼻子,“很香啊。呵呵。”  “你……”  女孩的声音有些迟疑,“你再这么说,我就走了。”  “别,不用走。那个,今晚,你自己住那个房间。我住这个房间,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就现在说,天也不早了。”  吴县安排完房间,就想离开。  “别走,我……可以问你的名字么?”  女孩依然是怯怯地问道。  “啊,我叫吴县,东吴的吴,县城的县。你呢?你叫什么?”  吴县眼睛闪着亮光,真视着女孩。  “我,叫月梅,”  女孩刚一说完,却听得“咕”的一声,女孩的脸顿时通红,娇羞无限。  “咦?你……饿了?”  吴县猜到了,“晚上没吃东西么?”  女孩点点头,眼睛里似乎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  “呵呵,不用不好意思。我这房间里,还有些方便面,我给你泡一袋。”  吴县安慰着女孩,起身就去泡了一袋方便面,是那种康师傅大桶的。  “咳,月梅。你,这个,随便点好了。不要拘束。”  吴县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说话,本来,他也没有跟女孩子相处的经验。  “嗯。”  女孩点点头,欲言又止的样子,只是张了张嘴。  “还有什么事么?”  吴县看出来月梅有话要说,干脆就问出来了。  “我……想洗脸。”  女孩依然有些不好意思。  “哦,那就去洗啊。那边是洗漱间,快去吧。”  吴县帮女孩指了路,打开电视,电视上演的,是一个香港的爱情垃圾剧,吴县将所有的电视台,通通地翻了一遍。女孩出来了,脸上带着安逸的笑容。  “谢谢你了,吴县。”  月梅坐到了沙发上,离吴县有一米多,看向电视,也没怎么看进去,“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住?”  “我老爹死了,老妈一个人住在农村,她在这里生活的不习惯。我要在这里读书,只好一个人住了。”  吴县解释道,“我先去冲个澡了,方便面已经泡好了,你自己先吃吧。”  起身进了洗澡间。  月梅打量着这座楼房,慢慢地吃着方便面,无意识地看着电视。  吴县洗完澡,出来一看,电视在演着一个武侠片,月梅,却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那白皙的脸蛋,长长的睫毛,还有随着一呼一吸,缓缓起伏的两座山,吴县一时看得痴了,过了好一会儿,吴县回过神来,这才看到,茶几上,还放着那个方便面桶,里面还有一些剩余的面,看起来,月梅吃的并不多,就睡着了,应该是又累又饿吧。  吴县轻手轻脚地收拾了方便面桶,回来时却恰巧看到女孩修长的白玉一般的腿,一条蜷起放在沙发上,另一条还不自然地伸到了地上,吴县眼睛发直,心情剧震,无奈之下,轻轻打了自己一巴掌,掉头就要回房间,忽然觉得,就让月梅这样睡的话,肯定晚上休息不好,叫醒她?吴县也有些不忍。怎么办?  吴县这个小初哥,一时无措,转了半天的圈儿,没办法之下,还是决定让女孩就睡在沙发上算了,他可没胆子将女孩抱到房间里面去。可是,看着月梅睡的不自然的样子,吴县心里没来由地一痛:说什么也不能让月梅就这样睡。  于是,吴县走过去,将月梅放在地板上的左脚,轻轻地抓起,然后帮她脱掉了小皮鞋,“咕噜”吴县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手里摸着月梅的纤足,那滑腻的手感,让吴县实在放不开手,不由就轻轻地抚摸起来,一摸之下,那男人的某一部分,就高高地昂起来,吴县心里大乱,连忙放开手,又将月梅的右脚上的鞋子脱掉,将月梅的双腿放平,此时,吴县的心“咚咚咚”跳得如擂鼓一般,手上传来的女性皮肤的触感,让他不能自已。好不容易摆脱了这种触感,这才站起身来,逃跑一般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想躺下,忽然想起,深秋的天气,有些凉了,于是又找出一个毛毯,来到沙发前。  望着月梅沉睡中的脸,吴县又是一阵的面热心跳,没办法之下,只好将头转过去,将毛毯覆盖在月梅身上,回过头来,又看到月梅那诱人的红唇,一种想要吻过去的冲动,在心里骤然升起,吴县拼命想要压抑这种冲动,可是,那不争气的嘴唇,却凑了上去。  吻住了月梅,吴县闻到了一股方便面的味道(嘎嘎)睡梦中的月梅,依然不觉,还将嘴唇轻轻地舔了舔,吴县捉住了月梅的小舌头,轻轻地吸着,月梅似乎梦中在吃东西,嘴轻轻地动着,忽然,月梅的睫毛一动,吴县自然看得非常清楚(这么近,看不清楚才怪)惊的浑身一颤,慌忙将嘴唇从月梅的嘴上移开,起身就跑回了房间,舔了舔嘴唇,似乎还有些回味无穷……这一夜,吴县注定要失眠了。  第002章 初哥换衣服的偶遇  月梅醒的时候,已是早晨七点十分。月梅一醒来,就发觉自己居然睡在了沙发上,虽然这沙发的质量还算不错,可是,那个小混蛋,怎么忍心让自己睡在沙发上?何况自己也是一个大美女!月梅刚要生气,却猛然发现,自己身上还盖着毛毯,嗯?月梅记得自己好象是吃着方便面,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肯定不是自己盖的毛毯!不是自己盖的?月梅不由地露出了微笑:这个小混蛋,还是知道关心人地。  月梅动了动身体,觉得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咦?自己的鞋?月梅又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鞋,本来是穿着的啊,怎么会?难道自己睡着了会脱鞋?随即就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嘛。嘎?那个……男孩?他帮我脱的?这……月梅的小心思,是既生气,又有些甜蜜。刚想到这里,忽然耳边响起“那一夜……”  的歌声,随即就听到吴县睡的那间房,门“嘎”的一声开了,吴县的眼睛红红的,出来了。原来,那歌声,是他定的手机闹钟。  月梅望着眼睛红的象兔子的吴县,那篷乱的头发,微翘的嘴角,浓浓的眉,脸上带着慵懒的神色,月梅不由地看痴了,连吴县跟她打招呼,一时也没听进去。其实,吴县的脸,的确算不上有多帅,不过,倒是有些男人气而已,月梅受他吸引,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月梅,你醒了?发什么呆?不会跟我睡了一晚,睡傻了吧?”  吴县开着没有营养的玩笑。  “啊,你,吴县,你醒了?”  月梅似乎还没反应过来,“那个,昨晚打扰你了,谢谢啊。”  突然觉得全身不舒服,似乎哪里不对,弯弯的眉毛不由地轻轻一皱。  “咦?你怎么了?”  吴县将月梅的神色看在眼里,出声问了出来,“不会是昨晚受寒,感冒了吧?”  “没……我昨晚……没洗澡。”  月梅的声音,小到让吴县竖起耳朵,才能勉强听到。  “哦,这事啊,一会儿你自己进去洗吧。”  吴县说完,赶紧洗了把脸,解个小手,月梅在外间听到吴县小便的声音,不由地又羞红了脸,从小到大,这月梅还真没这么近距离地听到这种“可怕”的声音。吴县倒是浑若无事,出来之后,让月梅去洗澡间,自己就去买早餐去了。  月梅脱去自己的衣服,望着镜中自己雪白的皮肤,心中一阵阵地骄傲——自恋,同时检查了自己的下身,好象没什么意料之外的感觉,一切正常!月梅检查完毕,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才放下心来,将身体掩入浴缸,缓缓洗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心里还不由地在生气:这个小混蛋,居然无视自己的美丽?哼,难道是瞎子?(吴县:可真是冤枉啊,你都害得俺一晚上没怎么睡了。  想到吴县帮自己脱鞋的时候,会摸到自己的脚,又忍不住看着自己的脚,有些出神:他摸了我,他一定摸了我!只怪自己当时睡着了,居然第一次被男人摸了脚,都没体会 出是什么感觉来。  文本大小:10070 字节 全文字节大小:2052134 字节 共 151楼